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冲锋在前的博客

只有奋不顾身的冲锋,才有机会在前头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绝杀  

2009-01-03 12:49:50|  分类: 纪实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 韩军是一个暴发的小老板,有了几个钱就不得了了。这不,上下一身名牌,颈上圈着粗大的黄金狗箍,指上穿着白金大戒,腕上戴着不知真假的劳力士手表,头发梳得溜光,进出开着奥迪轿车,不晓得几泡蝉(张扬)。7月6日下午,他和惠丰洗脚城的小姐调完情出来,就被人抓住,塞进一辆面包车内,绝尘而去。一起绑架勒索案就这样上演了。

     晚上十一点钟,我们接到110报警,说韩军被绑架,绑匪要求十万元赎金放人,否则撕票。救人如救火,案情就是命令。马上,我们中队刑警全到了,重案队的同行们也风尘仆仆地赶来了。走访调查,调取录相,立马展开。绑匪是用韩军的手机打的勒索电话,我们与技术部门联系,霎时定位。和技术部门的同志一道,在仪器的指引下,我们一行浩浩荡荡地驱车来到汉川一湖泊内,看到一渔棚,我们掏出枪,包围过去。当我们踢开柴门,只见一个小伙子守着一个五花大绑、伤痕累累的人,想必就是韩军和绑匪了。就地询问和突审,知道了绑匪一共五人,抓着的叫阮三,其余的叫阮大、阮二、阮四和阮五,都是阮家台的人,他们刚折磨完韩军、抢走了他身上的八千元现金、手表、金项链的金戒指,逼着又打了一个勒索电话后,出去宵夜了,留着阮三看守。我们大部队开来,车如长龙,灯如白昼,早已暴露目标,蹲守已失去意义,于是,带着两人回到武汉。继续审讯。

    第二天,我们一行赶到汉川。在当地派出所民警的配合下,杀到阮家台,找到这四个人的家,早已空空如也。问村民,除了摇头外,一问三不知。当地民警介绍,阮家台是一个湖村,较偏僻,村里多是阮姓,亲连亲,戚连戚,不懂法。村民多人犯法。但抓捕这些人很困难。警察还没进村,就有人把信,犯罪分子早就跑了。好不容易抓住了,村民就会围上来,拉的拉,扯的扯,老的哭,小的闹,直到罪犯逃跑。很多办案单位到此都是无功而返。听到此,我们的心情沉重起来。当大部队撤出村子的时候,穿着便衣的我和重案队袁队长不约而同地没有上车。我们沿着村子前后左右转了转,村子的轮廓便熟记于心。这是一个一字形的村庄,沿湖堤展开,村头与外界相连,村尾伸入烟波浩渺的湖心。只要警察从村口进,犯罪分子就会从村尾出,到了湖心,莲荷相挨,茅草丛丛,障碍物多,地形复杂,就是神仙,也难抓到人了。

      回来后,我们召开诸葛亮办案会。队员们各抒已见,都没有好的办法。在会议出现僵局的时候,我说出了想法。同志们听完后,认为大胆可行。于是,你一言我一语,补充完善,形成报告,很快得到领导的同意。

      7月,正是农民到湖里打水草的季节。29日上午,从村口开来两辆手扶拖拉机,上面坐着十来个穿着破衣烂衫的头戴旧草帽,拿着镰刀的膀大腰圆的壮汉。经过村子的时候,村民看了看,毫无戒心,继续他们的活儿。这一群众到了村尾,在没人注意的情况下,立马下来,沿堤潜入堤旁的厚厚的湖草中。手扶拖拉机到了湖心时,车上的人一个都没有了。这十来人是我们精挑细选的捕俘技能娴熟的年轻刑警和防暴警察。十点来钟的时候,技侦部门电讯,说犯罪嫌疑人的信号出现!于是,我带着四辆警车,拉着高分贝的凄厉警笛,在当地派出所民警带领下,慢吞吞地朝阮家台进发。当我们到达村口时,电话响了,潜伏的袁队长电话,从村里跑出六名男子,已被全部拿下!我们立即按分工到每名案犯家,声称抓人。全村的男女老少都围在四家门前起哄、胡闹。我们警察穿着警服,不厌其烦地宣讲法律知识。村民特别是犯罪分子家属不仅不听,反喝倒彩!我们也不气恼,继续一本正经做案犯投案自首的工作。就在村民起哄的过程中,两辆挂地方牌照的金杯面包车驶进了村子,朝村尾驰去。十来分钟后,这两辆车又出了村口。所有的村民都忽略了这两辆车的进出。当手机响铃三声过后,我们做工作的同志装着很失望地撤出了村子。

       经对带回的六名男子进行审查,阮大、阮二、阮四和阮五都在其中。更有趣的是,另外两名逃跑的男子经网上比对,是外单位要抓的重大逃犯。经过队员们四十八小时的审讯查证,这是一个以阮大为首的五人绑架团伙。平常他们就在宾馆、洒店门前转悠,发现打扮特别、财大气粗的主,就地绑架,抢光其身上的财物,然后勒索赎金。在被我们打掉之前,他们已作案十余起。朝军遭遇正应了那句人怕出名猪怕壮的古话。

      当按照法律程序将刑事拘留的消息电话通知犯罪嫌疑人家属时,我们可以分明地感觉到家属的惊讶、不明其就,当把犯罪嫌疑人关进看守所,我们也分明地感觉到他们的无知无奈绝望。一个团伙案件,所有对象都归案,一个不少,打了一个漂亮的歼灭仗,可谓绝杀!在以往的办案中,这很少。我们花费的大量心血没有白费。外单位高高兴兴地来领逃犯,很爽快地留下一笔奖金。在酒店里,全体参战队员,推杯换盏,面红耳赤,亢奋异常!局长端着酒杯,卷着舌头,摇摇晃晃,还不忘说:“有你们这样的刑警,什么样的案子破不了?”

     是该庆贺! 是该陶醉!一个刑警,一生能参与几回这样周密的破案?又有几回能将自己的谋划全部实施?

     

   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47)| 评论(6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