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冲锋在前的博客

只有奋不顾身的冲锋,才有机会在前头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堂妹  

2009-03-04 15:45:47|  分类: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 下午,手机突响,摁开,是堂妹义琼打来的:“哥,今天你得请我吃饭!”接着下来是一串她银铃般的笑声。“我又欠你什么啦?”经常被她敲诈,我得提防一点。当时,老婆正带着我逛商场,看我接电话,望着我。“猜!”她卖关子。“中大奖了?”“不是!”“又找到好工作了?”“不是!”老婆提示我,是不是生日。“你的生日?”“答对了。你真聪明。”她收线了。

     多日阴雨连绵的沉闷和与老婆无休止逛街的郁闷便一扫而光。我拉着老婆,开上车,接了在家用功的儿子,直奔青年路家具卖场,正好下午五点半,下班时间,接了堂妹。然后又奔汉阳墨水湖,接了外甥女柳静和秀文,由她们点,心甘情愿地做一只小羔羊,由他们宰。他们兴高采烈,提了七八家,最后选中刚开张的一家餐饮连锁店——老俩口酒店。我们要了沁园春包房,点了菜。很快,室内空调开了,温度上来了,菜也上来了,大家推杯换盏,祝她生日快乐。她满脸笑容,十分开心。吃了长寿面,秀文拿出蛋糕,点上腊烛,我们站起来,一起唱起了生日祝福歌。她在默默许愿后吹熄了烛光。

     看着此时此刻幸福的堂妹,看着已达四十、眼角已现鱼尾纹的堂妹,看着十六七岁欢呼雀跃的儿子、外甥,我已深深地体会到了我们不再年轻。回想我们走过的风,迎过的雨,心中不免感慨万千~~~~~

     我出生在一个偏远闭塞的湖村。自从我读书之日起,就想知道湖外的世界是怎样的,立志要走出这片茫茫湖水,于是如饥似渴地死啃残缺不全的书本,以优异的成绩读完了小学、初中、高中,八三年,终于考取了警察学校。八五年,毕业了,分到了武汉桥口分局长丰派出所。那时,我回家很少。我家有个志国堂叔,祖上殷实,没想到解放后被划为地主成份,家道中落,且人丁也不旺盛,只有三个女儿,义兰、义琼和望琼,也都是我的堂妹。父辈之间可能是怕有什么牵连,很少来往。我一直在读书,更少和她们玩耍,只是认识而已。八七年夏天,我回老家看望多病的父母,走在无垠的金色稻野中,心旷神怡。突然在起伏的稻浪里,我看到了一个黑影时隐时现。走近一年,原是堂妹义琼,正在挥镰割谷。她赤着双脚,立在地里,佝偻着瘦小的身子,一镰一镰地将谷子放倒。汗水湿透了她那破旧的衣衫。小小的年纪,在城里,本是躺在妈妈怀里撒娇的,本是背着书包上学的。我的心生生地被扯了一下。看到我,她怯怯地叫了我一声“哥”,就又干活了。

      我夜不能寐。离开家乡的前一天晚上,我到了叔叔家,我问她想不想跟我到武汉市去,不管做什么;又问叔叔放不放心我把她带出去。如果愿意,明天早晨随我起尘。第二天一早,只见她挽着一个小包裹,穿着一件我永远不能忘记的红竖条的小汗衫,梳着两个小辫,站在我面前,农村孩子特有的红仆仆的脸,露出害羞的神色。就这样,我带着她走了四十来里的水路,再转车,到了武汉。

       到了派出所,我低下三四地向所长、指导员央求,把妹安顿在食堂。全所民警说我黑良心,把这么小的伢弄来,当童工。只有我清楚,这个童工比她在家里强得多。不过,大家都很爱护她,每天只做两顿饭,刚开始,没弄熟,或弄糊了,大家也只是一笑,然后教她怎样弄。她很聪明,也刻苦,很快就会了,做菜象模象样。如今,不事烟火的我家三口,时常跑到她家蹭饭,儿子常表扬他姑姑烧的虾子最好吃了。过年过节,同事们来拜年,也是她来我家伺弄,满大桌的菜,把一个个吃得油光水滑,直叫好吃。

      第一步走出后,我对她日常生活进行严格管理,把警校管理我们的一套模式,生搬硬套地用在她身上。所里单独给了她一间房,又发给她一套行李,我要她每天起床后,把被子叠得四四方方,豆腐块状;鞋子放得整整齐齐,生活用具放得规规矩矩。此外,我要她学文化知识。只有小学水平她,硬是被我逼着每周背诵一篇散文(课本就是我订的《读者文摘》),将生词生字写会,一周一篇作文,写完后交我批改。此外,教她数学,加减乘除。可怜我,当时自己还是一个二十一岁的毛头小子,毫无教师经验,要赖心地跟她讲,一遍又一遍;也可怜她,十六七岁的小姑娘,从来没有正经读过一天书的她,囫囵吞枣,生吞活剥地接受。不会了,忘记了,我会严厉地呵斥,要她面壁,只到会而止。多少次,她哭了,好伤心~~~就这样,她的文化水平一天一天提高,可以看报纸了,可读杂志了,还可象模象样的给家里写信了。现如今,看到她上网写博,聊天,字打得飞快,文章写得行云流水,在卖场给人结帐准确麻利,我暗暗庆幸,当初的严厉没有白费。

    第二步,我要她溶入这个城市。我带她到动物园看猩猩,看熊猫,看狮、看虎、看狼;带她逛江汉路、六渡桥,选衣购服;带她上黄鹤楼一领两江旷远~~~~`教她坐公汽,记地名,问行人~~~终于,我看到了她第一次穿裙子;第一次使用化妆品;第一次烫发;第一次穿高跟鞋;第一次有了自己的小心事;第一次听她脱去乡音说一口标准的武汉话,第一次在她抽屉内发现了城里女孩使用的卫生巾,文胸~~~农村那种稚拙渐渐地离她远去,以前瘦小的她,已脱落成一个线条分明,明眉皓齿的时髦大姑娘了。作为哥哥的我,也不好随便出入她的闺闱了。

    第二步,我要她与自卑远离。在她心田里,总认为自己是乡下的,说话惟惟诺诺,低声低气,如蚁子嗡嗡,我多次告诫她也不见效。于是,我把她带到旷野里、长江边,要她大声呼喊;我们执法时,带回来的女犯人,要她搜身;要她大声与陌生人讲话,充分阐明自己的观点,自己的主张,敢于面对他人说不。看如今,她做事风风火火、雷厉风行、干练麻利,有时对我也呼来唤去,呵错斥误,少了几分女人的温柔,想当初的训练,真不知是对还是错。

     在武汉,我是她惟一的亲人。她也是我惟一的亲人。我照顾她,她也照顾我。她来后,我的衣服都是她洗,加班晚了,她会给我下碗面,要出差,她给我收拾行李。最有趣的是,我在外面喝醉了,呕得污物遍地,第一次看到醉酒的我难受,她一边替我擦,一边哭。到如今,还是老同事们打趣的笑话。我找女朋友了,她也跟着一起去。和当初的女朋友现在的老婆打得火热,到老亲娘家比我还勤。老婆生伢的时候全身陪护,坐月子一日三餐,缝缝洗洗,无微不至。现在仍然,如果我有不是,老婆还找她告状。

     最有趣是她找男朋友了。和大家熟络之后,大家纷纷给她介绍。那段时间,见她经常出去,我知男大当婚,女大当嫁,也没有问,心想同事介绍的,不会害她,也不便相问。终有一天,她跟我讲,说介绍的都不满意。我开玩笑地说,那你自己找吧。她回答说:“当我不敢?”正当我还在为她着急时,有一天,她带回一个小伙子,叫熊东方,挺拔身材,轮廓分明,十分上眼的,第一次在一起喝酒,就把我灌得晕晕乎乎。事后我问东方胆子怎么这大,他说是妹告诉他,只要把我灌醉,哥就会同意。人还没出门,心就随那小子走了。同事们见了东方后,也说她心气高、眼光高。结婚那天,叔叔、婶婶都来了。她是从我家里走的。老婆和婶婶哭得呼天抢地,叔叔笑容满面,我却笑不起来,当两辆大红捷克接她走时,我的心被撕得生生的痛。好象是我的心爱的东西都人抢走了似的。婚后再不适宜在所工作,压地进厂有个招工指标,我把她弄进了武汉床单厂。以后的日子,她生了外甥柳静,又经历了下岗重找工作。她找了多少工作我不知道,可从来没见过她愁过苦过,小日子打点得圆圆满满,红红火火,工作也是风生水起。我总是见她炒老板,老板要加薪留她~~~我去她家,还总是见她辅导外甥做作业,犹如当年我教她一样一板一眼~~~~听她说教伢多难,满是对我当年的谢意~~~

      庆祝活动结束后,三个小家伙要逛武汉过江遂道。柳静说舅伯我说话不算数,多次答应没有践行。我高兴,大家也兴奋,于是,油门一踩,我们从汉阳过月湖桥,到汉口,从大智路穿江心,直捣武昌。然后折路而转,再来一次。

      呵,我挨宰心甘,当车夫愿意。因为,今天,是妹妹的生日。

    

   

  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69)| 评论(67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