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冲锋在前的博客

只有奋不顾身的冲锋,才有机会在前头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把爱封起!  

2008-10-31 18:54:42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 

 2007年8月28日中午,下班了,我站在分局大门口,想回家吃午饭。抬头望了望天,火辣辣的太阳闪着耀眼的白光刺得人睁不开眼,热浪一波又一波扑来,汗水耐不住寂寞从毛孔里汹涌出来,一下子把薄得不能再薄的短袖T恤洗了个透。昨天天气预报说武汉市今天的最高气温只有三十七度,我看不对头。“狗娘养的,尽说谎,起码在四十度以上!”我自言自语骂道。我正犹豫要不要回家,手机突然响了,是指挥中心打来的,说在常码头发现了一具女尸,要我火速赶到现场。“得——”,中饭又吃不成了。我回过头,技术队的戡查车已冲出大门,“嘎——”地一声停在我身边,我倏地一下钻上了车。车内坐着几个背时的人:法医刘军,(同济医科大学法医系硕士研究生),痕检技术员吕小军,以及重案队的几个难兄难弟。大家都没有心情说话,车箭一样的朝城郊常码头驰去。天热也有好处,平日涌堵不堪的马路空旷了,车好跑了。

 不一会儿,我们到达了常码头。现场位于常码头188号一幢三层楼私房门前。人还有没靠近,一阵恶臭扑面而来,好几个弟兄开始呕吐起来。刘军打开戡查包,戴上胶手套,拿上他的工具,向现场走去。没有办法,我们只好尾随他一起。这是一个锈迹斑斑的绿色大油桶,已被人砸开,里面是水泥混凝土,已被砸碎,酱紫色的尸水中露出森森一付白色骨架。黑压压的苍蝇趴满了周围,没处落脚的在空中成团嗡嗡乱飞。平常喜欢看热闹的人们不知到那里去了,现场只有我们这些刑警忙活着。吕小军照相固定现场,侦察员们开始调查走访。

下午两点半钟,分管刑侦的局长来了。在发展派出所会议室内,召开碰头会。法医刘军向大家介绍说这是一个女尸,年龄在28岁左右,窒息死亡后,被人装入大油桶,倒上混凝土,盖上铁盖封存。侦察员冯非说,他走访了私房出租户主得知,2006年5月一天,一名叫“章国洲”的男子租下了188号2楼一间房,并将此油桶搬入存放。每隔一段时间,该男子会来出租屋看一看,住上几天。近期该男子一直没出现,房租又不交,房东清理房间发现油桶实实的,不正常,就找人将它抬出来,敲开一看,发现这恶心一幕。大家一致认为这是一起恶性杀人案件,犯罪嫌疑人杀害这个女人后再将尸体转移到此,这一名叫“章国洲”的男子有重大作案嫌疑。于是破案专班成立了,我们先期到达现场的弟兄们无疑又成了专案组成员了。

 根据该房东提供的“章国洲”的体貌、口音等信息,我们迅速在网上碰撞比对,不久即发现蔡甸公安分局刑拘的一名诈骗犯罪嫌疑人叫章国洲,经房东网上照片辨认,正是这个租房人。我们喜出开外,立马起程奔赴蔡甸分局看守所。

 章国洲被带到了审讯室。我以职业的习惯迅速目测着他。这是一个三十开外的男子,中等身材,黝黑的瘦脸上透出农民的辛苦苍桑。他张望着我们这一张张生面孔,布满血丝的眼睛显出了慌乱的神色。在强大的政治攻势和确凿的证据面前,他放弃了最后的狡辩,全招了。我也明白了这个男人杀人封尸的心路历程。

 章国洲于三十七年前出生在湖北省天门市白茅湖农场。和许许多多农家子弟一样,他经历了贫苦的磨难。长大以后,他和正常男人一样,渴望爱情,希望娶一个自己钟意的女人。可是老天并不眷顾他,属于他的那个女人一直没有出现。2004年,他和许多农村男人一样,憧憬着到城里发财,来到了武汉。可城里并非他的想象到处铺满金子,他也只能靠站马路,打短工过日子,游走在城市边缘。白天高强度的体力活,还可以忘记一切,可到了夜晚,在狭窄低矮脏乱不堪的出租屋内,渴望爱情的欲望还是蠢蠢欲动,他就这样煎熬着。直到2004年7月,在汉口火车站,他与28岁的女人梁君怡邂逅,从此他的人生轨迹发生了转变。梁君怡出生在四川内江市,怀着和他一样的梦想,来到武汉。可人生地不熟,没有一个她可以歇脚的地方。她傻了,只好露宿街头。正好他在此站马路揽活,搭上了腔,于是他把她带到了自已的出租屋内。同样的经历,同样的梦想,同样的境遇,使他们的心很快帖近了,不久,他们同居了。并不漂亮的她在他眼里就是天仙,他尽力地呵护她,到外面挣钱养家,她替他洗衣做饭,照顾他的生活。城里的灯红酒绿与他们无干,他们仍然过着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的日子。有了爱情的滋润,他们觉得幸福极了。

 时间过得飞快,转眼到了2006年。他拚命出卖体力,可并没有争得可观的财富,日子还是过得紧巴巴的。他们羡慕有钱人的生活,讨厌这贫穷的日子,于是开始了争吵。她不理睬他了,开始夜不归宿。他还深爱着她,苦苦地求她,可是爱还是渐渐远去。他受不了。2006年5月8日早晨,在江汉区八古墩家中,他们再次发生激烈争吵,他一下情绪失控,将收拾东西要离开的梁君怡掐死。望着死去的她,他不吃不喝,痛不欲生。经过一天一晚的思考,他作出了一个超出常人的决定,在有生的日子里,他要和她长相厮守。于是,他买了大油桶,水泥和砂,利用自己是泥瓦匠的手艺,开始工作起来。先在油桶底层铺上一层拣的包装电视机塑料泡沫,抹上水泥,将她装进去,然后将混凝土倒入凝固,盖上铁盖。他走到那里,就把油桶带到那里,也就把对她的爱也带到那里,这样他俩就不分开了。去年他到了常码头,就把大油桶搬到了租住地。他和亲爱的人在一起,从来就没有恐惧过。她不是嫌他没钱吗,打短工,出体力,永远赚不到钱。于是,老实本分的他开始了说谎,开骀了骗人。他把骗来钱交房租,过生活。可是,今年7月26日,他诈骗失手了,被蔡甸分局关进了看守所。没有交房租,就被发现了。

章国洲交代完了。我相信他满嘴谎话的口里,这次说的是真的。看着他步履蹒跚走出审讯室的背影,我想,如果这次诈骗不失手,他会带着他的爱人,无论寒霜酷暑,颠沛坎坷,照样浪迹天涯~~~~~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 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2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