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冲锋在前的博客

只有奋不顾身的冲锋,才有机会在前头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血恋  

2009-03-20 07:37:48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3月3日下午4点来钟,接刑警大队通报,说有一杀人逃犯可能要落脚我辖汉口人家小区,要我队作好布控。接报后,不敢马虎,立即带领罗家墩侦探组,与管段民警一起到了汉口人家。根据通报所说,我们找到了C栋502室,管段民警以新建小区登记户口为名敲了开门。进去后,我们装模作样地询问室主即一二十五六岁的家庭主妇,一边扫描在家的人数以及房内结构。我装着不经意的样子,推开一间没有打开的房门,发现内有一中年汉子很慌张,与通报上的发黄的黑白照片有些相似。我随口一声:“李德!”他防不胜防地回应声:“嗯!”等他明白过来时,手铐已经戴在手腕上了。那女子大声质问为什么要抓她爸爸,我们只好留下管段民警断后,其他的人立即摆脱纠缠,将人押回所里。

      身份核对准确无误后,我们开始前期审问。这是一个老实巴交、槐梧壮硕的四川汉子。交锋三言两语之后,他长叹一声,开始交代了他将一个六十五岁的太婆杀死的经过。

     他是四川一个小县人,60年生的。26年前,他结婚了,不久又生了一个女儿。家中有几亩薄地,和大多数农民一样,每天过着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的简单生活。夫妻俩没有其他奢望,看着女儿一天天长大,平平安安过日子就是最大的满足。可是,女儿出乎他们的意外。女儿上学了,小学,初中,高中,直到考上武汉的大学,成绩特别好,从来没有差过。毕业后,女儿留在了武汉创业,开了公司,而且在汉口人家买了房,买了车,结了婚。2008年下半年,女儿生了小伢,需要人照顾。女儿致电要他们俩过来。可他舍不得放弃家中的几亩薄地,只是催促妻子快点成行。

    妻走后,家中只有他一个人了。白天,他到地里伺弄,晚上回家后,生火做饭。而且,还要洗衣,喂猪喂鸡喂鸭做家务,这样一天两天还可以,时间长了,就难受了。除了这些,最难受的是孤独了。农村人睡觉早,他血气方刚,漫漫长夜确是难熬。可日子就在这难熬中一天一天地过着。

    终于有一天,这一切发生了改变。

   他那儿是一个山村,人烟稀少。他有一个邻居,是一无儿无女的老太婆,六十五岁。这老太也有几亩地,正好与他的地坡对坡。平日,老太也过着孤苦伶仃、无人问津的日子。他们很少来往,即使遇见,也是点下头,算是打过招呼。自从女儿、妻子走后,找个人说话都难,再碰到老太婆,就热情多了,开始了拉家常,聊天。再后来,就是他帮她下地干活,她为他洗衣做饭,过起了打伙的日子。日子长了,面对长夜,欲火难灭的他,在一个晚上,做出了在正常情况下,打死都不会做作的错事,那就是扒掉了老太婆的裤子。事后,他想到自己与一个已到天年的老婆婆做这事,觉得十分恶心,作呕;想起了远方的妻子、女儿,又懊悔不堪。可老太婆却粘上了他,情感的滋润,犹如春天的雨露,使枯木发了芽。白天,老太婆跟着他一起下地,晚上和他暗盖在一起。一个过得痛苦不堪,一个幸福异常!

     2009年春节早早地来到,妻子、女儿催促他到武汉过年。他将要走的事告诉了老太婆。老太婆可不干了,也要跟到武汉来,要他与妻子离婚。如果这丑事让妻子、女儿知道了,那还得了?他只好扯谎说大城市住不习惯、家中薄地还种有庄稼、鸡鸭放不下,猪没有人喂,一天拖一天,直到春节后。十天前,女儿要到四川出差,并打电话说要回家接他。他再拖可不成了。于是,他向老太下跪,求情,让她放过他。可是,日薄西山的老太,才沐雨露的枯木,岂肯答应?万般无奈的他,恶向胆边生,拾起一根铁钢钎,朝老太婆的后脑打去。这根枯木终于根断倒下了。确定老太死后,怕公安从她眼睛里发现他,愚昧至极的他又用钢钎将老太的双眼捅烂~~~~做完这一切,他惊魂未定,一路狂奔,走了四十来里的山路,然后转车到成都,再坐火车到武汉。到了女儿家,虽然惴惴不定,但想到做的可算天衣无缝,且没人知道女儿的住址,不会被逮到,始觉有一丝心安。

    没想到,十来天后,村长来到老太婆家,叫门不应,且臭味难闻,踹门而入,看到老太婆已尸水横流,惨不忍睹。警察很快勘查现场,并从老太家中搜出很多他的物件。找他,他又失踪。杀人的疑点就大了。就向他可能逃窜的武汉发出了协查通报。

     得到消息的四川同行可谓兵贵神速,第二天中午,就风尘仆仆地赶到了。在命案必破的今天,一个小县,一起命案,那是天大的案件,整个县公安局都上了。从他们带来的案宗里,从现场勘查的照片中,我看到的是两间破落的低矮砖瓦房,以及两方不能再贫瘠的山坡;还有,已看不清人形的已经蛆化了的老太婆~~~

    四川同行给他戴上了脚镣手铐。临上车的时候,他对我们说,他曾经有许多如果。只要有一个如果成真,就不会铸成大错!如果女儿不要妻子来,夫妻俩在家,和以前一样过日子,就不会杀人;如果听妻子、女儿的话,舍弃家中的坛坛罐罐,一同到武汉,和女儿外孙在一起,享天伦之乐,也不会杀人;即使与太婆有了不干净的事,偷偷地走了,农村老太在大城市里,怎能找得到他?这样,也不会杀人;如果自己有病,不旺盛,也不会出事、杀人;再不济,就是太婆要闹,即使妻子、女儿知道了,了不起是吵闹,离婚,丢面子,也不至于杀人~~可是,这一个个如果都离他去了。有的是在错误的时间、错误地点、错误的决定、作出了错误的事情,再怎么悔,再怎么恨,也无济于事了。

    看着被押上警车,妻子、女儿哭得呼天抢地。他也泪流满面,语不成句。警车绝尘之后,她们问我:“他犯了什么法?”我只好不带任何表情地回答:“杀人!”她们又问为什么,我说以后你们会知道的。不是故意卖关子,也不是为了保密,我是真的不想让她们过早地知道了杀人真相。在这起杀人案中,她们也或多或少地起了作用。

    他走了,回到他作孽的那个地方,法律会为他那场情事作出了结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3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