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冲锋在前的博客

只有奋不顾身的冲锋,才有机会在前头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望女成凤孰料女儿误入歧途,失手杀女何其痛  

2010-11-21 15:05:58|  分类: 纪实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 2010年11月6日夜,对于一个平常人来说并没有什么特别,而对于某县工商局商标科科科长谭少波来说,是个天塌地陷的日子。就在武汉市古田二路锦城一栋出租屋内,他拿着水果刀,失手杀死了自己女儿谭晶晶。接警后的警察与急救人员将女儿抬上手术台,尽管医生护士拚尽全力,还是回天乏术。由于颈动脉被割断,女儿流尽了最后一滴血,灵魂离开了女儿漂亮的躯壳,飘向了圣洁的天国。

     一米七二的个儿,长长的脖子,纤纤细细的的手脚,凸凹有致的线条儿,乌金一般的长发瀑散在洁白的床单上,面容也是清秀可人。如果不是颈边床单上一滩鲜红刺眼的血渍,都会以为她睡着了。不用说,她是一个美人儿,象个尊贵的公主,任谁见了也不能不放软目光,嘴角露笑。

    事实上,谭少波夫妇也是把她当成公主培训的。从上幼儿园开始,到大学毕业,再到现在与新人类模特公司签约,一年一月一日,无不倾注着夫妇俩的心血。为了望女成凤,他们呕心沥血。不说平时,单说星期日吧。除了完成学校的功课之外,从早上六点开始,她就开始了在小城里与时间和技艺的周游——上午是钢琴课、古筝课,下午是形体课、舞蹈课,晚上还有英语课。当她拖着疲惫的小身体回到家时,大都是月上柳枝儿、形容憔悴。可是,如果还有空余时间,她还要来一个小时的朗诵,或半个小时的莫扎特、肖邦、贝多芬什么的。女儿的时间被安排得满满的,夫妇俩贴身伺候也是紧紧凑凑的。自从生下儿女儿,妻子便从事业单位以生病为由在家全身心地照料,再也没有上班。白天,脚跟脚手跟手。晚上,下班后,谭少波推辞了所有应酬,疏远所有朋友,一门心思地用他那辆摩托车,载着女儿穿梭着小城的每一个培优点。不仅如此,还同女儿一同听课,认真做笔记,一同下腰跷腿。尽管老胳膊老腿已经僵硬,每一次动作撕心裂肺的疼痛,但为了回家能标准辅导女儿,他们还是一丝不苟的做到位,做到专业水准。他们始终认为,女儿天生基础好,标准的美人胚子。只要从小教育得当,今后一定会成为人凤。为了女儿能出人头地,在选择专业上也颇费了一番心思,目标是中央戏剧学院、北就电影学院或中央传媒大学,从事的职业就是演艺或传媒。他们常拿赵薇、周迅作为例子,苦口婆心激励女儿努力努力再努力。

      在家里,只要女儿在,夫妻俩就要放轻脚步,不说脏话。母亲放弃肥皂剧,父亲割爱足球。甚至夫妻俩不知为什么正在打架,忽然听到女儿放学回家的声音,他们都会主动忍气吞声,并挤出灿烂无比的笑容。他们相信,良好的家庭氛围,是塑造名媛淑女的必要条件。

     事实上,女儿没辜负他们的希望,也是按照夫妻俩既定的目标发展的,从小到高中,将所有的等级证书拿到了手;声乐民乐,都具有了专业水准。不知参加了多少场比赛,所拿各类证书将书房中的玻璃柜挤得满满当当。2005年,女儿以艺术特长参加高考,虽然没能考到中央戏剧学院,但也被重庆大学电影电视学院录取。电影电视是塑星造星之地,是无数俊男美女向往之地。谭晶晶能能入此学府,也从内心地感谢父母一是他们给了自己一个窈窕的身材、美丽的容貌;二是感谢父母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培养。在这里,虽然俊男美女扎堆,谭晶晶也是一枝不能埋没的耀眼奇葩。

   大学这个专业花消是惊人的,每年所需费用高达十万元之巨。为了让女儿尽显高贵,不落于寒酸窠臼,夫妻俩在家一是勒紧裤带,节约每一分钱;二是开了一家鲜花店,让老婆重出江湖.。情人节、圣诞夜,顶着嗖嗖寒风来到小城最大的广场,老婆拎着花蓝,为一株玫瑰与浪漫的情侣讨价还价。卖人玫瑰,手可没余香,得到的只有是手皴脚裂;老公骑着摩托车来往于花店与广场之间,小心翼翼地递送、呵护每一枝花朵,一次又一次,往往是身僵车冷。人家咖啡巧克力还有红酒,他俩是烧饼加烤地瓜,渴了还有自带的白开水。一个小城公务员收入毕竟有限,花店收入也不会有太多收入。为了女儿,他们已花光了半辈子积蓄,还借了不少外债。现在,他们要赚取每一分钱,竭尽全力地满足女儿的要求。只要想起女儿以及女儿未来,心里就会暖洋洋的,女的不觉得委曲,男的不觉得受累。他们也有担心的时候。演艺圈总是绯闻不断,从香港的艳照门,到内地知名女星辟腿,知道了娱乐圈也非净土。女儿回家的时候,他们会仔细询问。心无城府的女儿口无遮拦,会将学校的所见所闻一点一滴告知。特别讲到每当夜幕降临,奔驰宝马往来如梭,女同学打扮得花枝招展,高傲地出入灯红酒绿之场所时,女儿露出无比艳羡的神情。这些同学不是被高官富贾包养,就是与名士贤达关系暧昧。每听到这些,夫妻俩就会谆谆教诲,要女儿守身如玉,要如莲花出污泥而不染。女儿再也不象以前那样象小鸡啄米那样点头认同了,反驳道:“你们太老土了!要想被相中,要想与影视公司签约,必须被潜规则。只有这样,才有机会出名,才会大红大紫。想那些明星大腕,谁没有被潜规则过?”如今社会,事实虽如此,但夫妻俩可不希望女儿闹出什么绯闻,做出丢祖宗颜面的事来。四年间,不知有多少影视公司来学院选角色,比女儿良的莠的好多都被选走了,可女儿这个剧组应试,那个公司投档,就是屡试不中。临毕业之际,总算有一家公司——新人类模特公司相中女儿。从此女儿随着这家公司天南地北地走秀。女儿做过车模,做过平面模特,虽然也有出现电视屏幕上,杂志封面上,灯箱广告上,但始终没有红紫过。但他俩相信,女儿是一颗钻石,总有一天会闪耀的,只是时间问题。同时也时刻担心女儿象花一样经不起风浪,怕她出错,怕她失足。

望女成凤孰料女儿误入歧途,失手杀女何其痛 - 冲锋在前 - 冲锋在前的博客望女成凤孰料女儿误入歧途,失手杀女何其痛 - 冲锋在前 - 冲锋在前的博客望女成凤孰料女儿误入歧途,失手杀女何其痛 - 冲锋在前 - 冲锋在前的博客望女成凤孰料女儿误入歧途,失手杀女何其痛 - 冲锋在前 - 冲锋在前的博客望女成凤孰料女儿误入歧途,失手杀女何其痛 - 冲锋在前 - 冲锋在前的博客       10月份,女儿晶晶打电话给他,说公司与武汉一家娱乐城签约,她要到武汉走台。再后来,不是电话打不通,就是女儿简短的回答:“很忙。”他隐隐约约感到一丝不祥。十月五日,谭少波接到一个短信:“不要以为你女儿多么优秀,她也做了鸡。”看后他很愤怒,打电话过去质问,可对方关了机。心中本来牵挂女儿,再出这档事,谭少波坐不住了。六日,坐飞机从巴蜀起飞,经过一个多小时到达荆楚大地。打晶晶电话关机,他只好问的士司机银石娱乐城在那儿,司机把他当成狎客,委琐地笑了笑说:“当然知道,我送你去。老哥心不老呀,那地方的小姐不错。都是模特陪侍。消费有点高哟。”谭少波听后气不打一处来,但人生地不熟,只好闷不作声。从机场到青年路,花了约一小时,到达钻石的时候,已是华灯初上。娱乐城灯火辉煌,车水马龙,门口保安手忙脚乱地指挥泊车,穿着暴露的迎宾小姐笑容满面地接待着每一个进出的客人。谭少波随着一行酒徒进入,然后挨个包厢寻找。从一楼到四楼,每推开一个包厢,见到的都是穿着超短超露的女孩子在暧昧的灯光下,不是与客人打情骂俏,就是唱着那些淫词滥调,或者是喝酒猜骰。其中,推开一包间时,见一个男人搂着一个女孩子正狂亲乱摸。门推开后,惹得那男人粗鲁叫骂,说他坏了好事。他只好压着心头的火不住道歉扯谎说“对不起,推错了门。”正当他准备放弃时,突听到隔壁有一女孩子声音传出,这不是她那宝贝女儿晶晶的声音吗?虽然放荡发嗲,但那音质是改变不了的。谭少波毫不犹豫地推开门。只见三个男人腿上都有一个妖艳的女孩儿坐着,拿着酒杯发嗲的劝着客人喝酒。他看到了其中有一个就是他宝贝女儿,坐在一个比自己年纪都还大的老男人怀中。老男人一手搂着晶晶的细腰,一手肆无忌惮地摸着敏感部位。谭少波气极了,跑上前去煸了那老人一嘴巴,然后拉起晶晶:“你个娃子,这就是你说的模特表演,走秀?把祖宗八代的脸都丢光了。”谭少波这么一闹,保安都围了上来。在保安室,经理弄清了原尾后,也不想把事情弄大。从晶晶的提存中扣除五千元赔偿客人,总算是息事宁人。然后要谭少波领走晶晶。

      到了女儿晶晶租住的房间,谭少波这才认真地打量自己一把屎一把尿拉扯大了孩子,从她穿着打扮,从她举手投足,再也找不到一丝原有的清纯。这一年多,女儿漂泊在外,有过怎样不堪的际遇,有过怎样的身心摧残、思想变化和精神的履历,他都想知道。晶晶从小坤包内拿出一盒烟,娴熟地抽出一支点上,毫无表情向父亲讲述这一年的坎坎坷坷~~```

      原来,与之签约的新人类模特公司是一个草台班子,根本没有实力把她们打造为名模。在海南三亚的日子,订单少得可怜,为厂家代言,为商家走秀,也只有那么几次,报酬就更不用提了。一个寒冷的冬天,公司在河南郑州接了一单,为一大型商场内衣走秀。她和姐妹们穿着内衣在北风中走秀三个小时,人冻得发抖,皮肤冻得乌青,可每人只领到了可怜的五十元报酬。如今模特业界竞争激烈,野模众多,就连五十元的报酬有时都难拿到。星级酒店是不敢住的,就连脏乱的个体招待所费用也是惊人。公司没有办法,就与娱乐场所签约,在酒店内走秀表演,然后陪侍客人,刚开始还能做到只卖艺不卖身。可到了最后,有好多姐妹经不住金钱的诱惑,便走上了卖淫之路。这样一来,条件大大改观。只要放得开,每个姑娘就有大把大把的进项,公司呢收入也可观,对卖淫之事睁一眼闭一眼,有时还有怂恿之嫌。没想到,去年全国扫黄,取缔所有有偿陪侍,风潮席卷全国各地,海南成了漩涡中心。那儿是呆不下去。公司就北上,来到武汉,进驻到了钻石娱乐城。

      听了女儿的叙述,谭少波心都碎了。他原本认为女儿在外打拚虽然不出名,但也一定风光。没想到,吃了这么多苦,受了这么多罪,遭受了这么多蹂躏,悔恨不已。他要晶晶回家,信誓旦旦地保证:只要父母有一口吃的,决不会让她饿死。况且自己还是一小小干部,在小城找一工作糊嘴不是问题。然后再规规矩矩找个人嫁掉,过平平常常的日子。没有想到的是,晶晶彻底变了,她凄然一笑:“我不是从前的我了。这个社会太现实,没有钱根本行不通。你们不是希望我出人头地吗?女人变坏就有钱。我赚够了钱,自已再开一家影视公司,自导自演,不是也能实现你们的希望我的梦想吗?”听到女儿这么说,谭少波气极了,吼道:“你不要脸,我还要呢?”晶晶不屑道:“脸值多少钱?何况我在武汉,离四川十万八千里,谁知道我干这个?再说,现在是笑贫不笑娼。”“什么远呀近呀,我不是知道你干这个呀,人家短息都发到我的手机上了!要想人不知,除非已不为。”谭少波拿出手机,指着短信吼道。晶晶一把抢过来,看了一眼号码:“哦!原来是这鸡婆使的烂招呀?明天我见着她,看我不把她的脸蛋划烂。看她还跟不跟我抢男人?”晶晶所骂的鸡婆叫小娜,原是她铁杆姐妹,同吃同住同走秀,就连陪客也是在一起。一个接了生意必然带上另一个。回到出租屋,她俩会回忆过去,讲各自的家庭,讲父母的希望,好得一蹋糊涂。前不久,建筑老板林松来风流,点了她俩。这林松三十来说,人长得风流倜傥,多金金银,缺点就是太花。可如今,有钱人那个不是这个德行?林松红酒喝了喝洋酒,喝完洋酒喝饮料,结帐时一掷万元眼也不眨,给的小费也是上千,豪爽大气得不得了。完后还约她俩出去消夜,再殷勤地开着宝马把她俩送回家。次数多了,她俩开始各怀心思。再次来的时候,不是小娜就是晶晶,俩人不再同时出现了。有一晚,晶晶下夜班,看到一辆宝马停在门前,林松从车窗内伸出头来望着她笑。那晚,他们在天安大酒店消完夜,回到富家公子所在的万科毫宅。做完事在卫生间洗澡时,她看到了一件黑色镶着金边的文胸。她再熟悉不过了,那是小娜的。回到出租屋后,她告诉小娜自己和林松好上了,并上了床,要小娜知趣离开。没想到小娜翻了脸,声称是自己先有肌肤之亲在先,要晶晶退出。不可避免地大吵一架后,小娜搬走了。肯定是以前向她借电话时翻了电话薄,偷偷记住了父亲的电话,做了这下三烂的事。

     看到女儿自甘堕落,沦入风尘,为男人争风吃醋,不知廉耻,作为父亲的谭少波忍无可忍,拿起桌上的水果刀骂道:“死娃子!你不要脸,还要这张漂亮的脸蛋有什么用?我就破你的相,看你还怎样干这勾当?”说着举起刀直逼晶晶面前。晶晶受到此惊吓,猛然一转脖子,锋利的刀刃正好环颈割开了一个口子。颈动脉破裂,鲜血喷薄而出。谭少波惊恐片刻,回过神来立即报警。可是,一切晚了。那个乖巧的晶晶不见了,这个乖张的女儿也去了。

    在审讯室里,谭少波悔恨不已。面对警察的讯问置若罔闻,只顾自言自语:我们不该从小就规划她,逼她学这学那,偏离她原本的生活。要不,现在在一群快乐的售票员、服务员、打字员、话务员、幼儿教师~~~~当中,有一个就是她,我的女儿晶晶。或许,她本来就应该那样平常平实地生活着,忙碌着。即使遇到一点小麻烦,小挫折,也象太阳雨,下过就下过了,而不是这样摧枯拉朽的山洪或台风~~~~既毁了她自己,毁了我,也毁了这个家。听了谭少婆的话,警察不再讯问,仿佛陷入了沉思。

     是的,我们不应该强加给孩子更多的要求和奢望。孩子是生命的延续,决不是父母的翻版。高高在上的,往往是我们可敬、可爱而可怜可叹的父母心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39)| 评论(4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