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冲锋在前的博客

只有奋不顾身的冲锋,才有机会在前头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半婚(八)  

2010-11-08 01:13:21|  分类: 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第 二天上午,一千万万份《河城都市报》告罄。头条标题用大大的黑体字突出:受伤老太遭软禁生命垂危,警方称调查说无可奉告。同时刊出江南大学社会学家陈墨教授词锋犀利时事评论,接着配发了大幅民警守在病房门前阻止采访的照片。

      方婉这重击,切切实实地打到了公安局的软肋上。全体领导成员看着报纸,商讨应对措施,政治处主任于平来了:“江城都市报总编方婉带着一行记者来了,话语咄咄逼人,和灭绝师太没有二样。大家看怎么办?”宁泰局长:“她想怎么样?”“她说我们将高寒关押,又将老太看守,妨碍记者采访,侵犯了他们的权利。言外之意是我们把老太婆保护起来,目的是做手脚,遮盖事实真相。”“她认为怎样合适?”“她说要派记者与警察一起守在病房,第一时间采访。”“那就选一家媒体参与。”宁泰没好气吩咐道。“不行呀。刚才我也是这么说。方婉说此次案件首先是河城都市报社披露的,如果派其他媒体,不公正,公安局还是有做工作掩盖事实真相之嫌。与我谈话,还全程摄像呢。这女人真不好打交道。”于平答道。“看来只能依她了。人家现在是得理不饶人呢。以后不与这女人打交道。”宁泰道。

     大家正在商量时,会议室门被推开了,龚放把长镜头对准室内,聂萱持着手麦发问:“领导们是在商量处理此事的对策吧?”大家没有想到他们会闯会场,一时语塞。于平立马谦和拦住俩:“我们领导同意你们的要求。每天你们派一名记者同执勤民警一道守护老太婆。”

 宁泰脸铁青,他来到政治处,见方婉坐在沙发正喝茶。

“过了吧?方大主编。”宁泰说道。

“呵,宁局长,没想到我会来吧?”听到声音,方婉抬起头,看是宁泰,矜持的脸一下露出笑意。

“这都想不到,我白当公安局长了。”宁泰并无笑意。

 “昨天要赶编,没能赴约,对不住呀!”方婉道歉。昨天晚上,宁泰找了一个私人关系,想约方婉出来坐一坐,希望她不要在此事上大作文章了,一是为了高寒的前途,这小子的确不错,他喜欢。前不久还有将自己宝贝女儿宁如冰介绍他的想法,可这事要他来做,必竟不好出口;二是不管怎样,高寒是公安局里的人,他出了事,出的也是公安局的丑,也是出的他宁泰斗的丑。没想到,在盛世浴都,他等了两个小时,如坐针毡,末了,这位方总编没到。

“没关系。我昨晚也在加班。没去。”

  “我们报社是对事不对人,对不住呀。”

“你们不要逼人太甚了。”说完话,宁泰走出门,把方婉丢下,怔怔愣在那儿。

    没有以往的迎来送往,众人簇拥,三人一出公安局大门,大门拦杆便狠狠地放下来,显然是不欢迎。揭露阴暗,鞭挞时弊,作负面报道,人家当然不高兴。现在的读者呢,懒得看正面报道,对负面却是趋之若鹜。为了迎合,媒体只能千方百计寻找负面的东西。今天的如此冷遇,大家是见怪不怪的。

“总编,刚才我们突然闯进会议室,这些警察头儿们,一下子吓傻了。”龚放想调节一下气氛。

“什么?你们冲了人家的会场?”方婉惊诧道,“我们真的过了呀?”

“怕什么?现在我们可风光了,可是正义的化身,所有的老百姓都向着我们。”龚放说道。

“呵,真是初生读不怕虎。这件事总有过去时候,政府机关得罪了,有吃亏的时候。不过,我们策划这次报道时,已经就过了。”方婉话锋一转:“从今天开始,你俩就盯在医院,每天一篇报道。”

   到了病房,一男一女两民警看了记者证,让他们进去。单独的特护病房,护士时时进进出出。龚放架好长镜头,对着病榻上老太摄了会儿。老太还是一动不动,只有心脏监控仪屏上,曲线有规则地上下抖动,同时嘟嘟都有节奏响起。有点久了,龚放觉得无聊,找门口的警察搭讪,人家根本不应声。他俩在里走来走去,人家目不斜视,当他们透明人一般;聂萱去外面透了口气回来,人家硬要看证件。

      鑫和派出所所长李强开着警车在医院门口停下来。门开了,两个年轻民警搀扶着一个须眉尽白的老爷爷下来。龚放聂萱一下来了精神,镜头对准三人。

   “您看看,是不是你老伴?”李强殷勤问道。

    老爷爷颤抖地走近怔怔地盯了一会老太太,眼泪一下就涌出来了:“老伴儿,怎会这样呀?”哭声苍老碜人。

    “你没认错人吧?”李强问道。

  “怎会认错?她是我老伴田玉娥。每天早晨到公园锻炼。昨天早晨出去后就没有回。从上午十点多钟开始到晚上,我去公园、菜场去找,怎么都找不到。没想到会躺在这里。”“老伴儿”,“老伴儿”,连声呼叫,田玉娥就是没有反应。

    “她惹着谁了?是谁干的?”老爷爷问道。

    “是个警察撞的,昨天报纸都登了,您不知道?”龚放答道。

    “要那个警察见我。”老爷爷提出要求。

     李强不满地盯了龚放一眼,谦郫解释道:“那个警察被关了禁闭,正接受调查呢。可能不能来。”

    “他不来,我就死给你们看。反正我是土埋脖子的人了。”老爷爷犯起倔来。

     李强立即打电话纪委书记夏明刚。为了争取受害家属谅解,夏明刚权衡再三,还是让两名督察带着高寒来到医院。高寒脱了警服,上穿一件红色T恤,下穿一条牛仔裤,把健壮的身材勾勒得玉树临风。但仔细瞧,红肿眼睛,短硬的胡茬,仍然可知道受到了非凡的煎熬。

   李强把高寒带到老爷爷面前:“这是老太太的老伴。”

   “是你把我老伴儿弄伤的?”

    “不是。她倒在地上,是我发现送来的。”高寒解释。

   “世上那还有这好的人?狡辩!”老爷爷血往上涌,举起手,狠狠地掴在高寒的脸上。“你这畜牲!还我老伴!”用力过大,老爷爷一屁股坐在地上翻白眼,直喘粗气。事发突然,谁也没有想到。“医生!医生!”李强大呼。病房一下慌乱起来。大家七手八脚把老爷爷抬起来抢救。还好,一会儿老爷爷平和下来。人们才想到高寒。高寒半边脸红肿起来。

     龚放将镜头对准高寒,轻轻捅了一下聂萱。聂萱立刻明白过来,拿起手麦走向高寒:“我是河城楚市报记者聂萱。请你讲讲事件的经过。”高寒转过头,放下捂脸的手,两眼盯着聂萱的眼,愤怒的火苗腾地燃烧起来。他用手缓缓地推开手麦,一字一句地“崩”说道:“你们颠倒黑白。”两名督察随机上来,押着高寒离开了。

      李强又安排了一间病房,让老爷爷住了下来。年岁这么大,再出意外可不得了。龚放聂萱进来后,李强开始询问起来。原来,老爷爷叫龙大春,七十三岁。溪城市人。原是溪城机械厂工人,退休后一直在家,老伴死得早,儿子媳妇长期在外做生意,关系又不好,他十分孤独。去年,在河滩遛弯时,认识了丧偶的田玉娥,就有了说话的伴儿。双方向儿女提出结婚,没想到迎来反对的狂风暴雨。于是,俩人离开溪城来到河城,租个房子住下来。本来龙大春年老多病,全靠老太照顾。平日过日子,都很小心的,田玉娥没有医保,三病两痛可负担不起。可没有想到出了这档事。最后,龙大爷说:“我容易么?”

     龚放聂萱忙碌起来,将今天所见所闻在手提电脑上编辑出来。轻车熟路,连续报道稿立即出来了:涉案警察现原形,老爹怒掴泄悲愤。删减录相,高寒愤怒的眼神、红肿的脸宠出现了,聂萱不禁怔了一下。她突然有了全面了解高寒的想法,他的一切都想知道。采访不到,那就来个网上最时兴的玩意儿——人肉搜索。于是,她打开河城论坛,将高寒的所涉事由贴了上去,马上接贴着趋之如鹜,有的把他的照片贴了上去,有的把他什么时候上学,什么时候高考读公安大学,什么时候参加工作,连他的警号都贴上去了。这一切都没有什么,聂萱关了机。

    聂萱自从参加策划这起案件报道后,一直处在兴奋中。每天眼一睁,她就要打开电脑,看看有没有新的进展。在河城论坛里,有两则人肉搜索引起了她的注意:一则是高寒在河城公园路121号有一套一百二十平米的房子。在房价高得惊人的今天,他一个参加七八年的警察,那能买得起?二是说高寒是公安厅长高松文的儿子。“官二代”不良,更有戏了。她兴奋得脸都红了,拿起手机,就把此事告诉了总编方婉。方婉听后大呼太好了,也告诉那个老太婆熬不住,死了。她要聂萱好好地挖掘一下,再发几枚重磅炸弹。末了,她说道河城的风气太不正了,要靠我们媒体人呐喊。

      高松文看到案上报纸,高寒挨打的照片占住了大半个头条版面,心脏抽畜一下开始疼痛起来。潜意识里,高寒只能自已教育,别人是不能动一指头的。他发怒了,拿起电话,接通了宁泰:“你们是怎么搞的?高寒如果犯罪了有法律制裁,让人打是那门子做法?是不是还嫌不丢人?”宁泰想解释,高松文挂了电话。本来焦头烂额,现又挨厅长一通训,宁泰窝火极了。本来想兜住,将高寒这个本质并不坏的年轻人保下来,大事化小,小事化了,没想到河城都市报不认人,方婉不买帐,极尽能事向外界捅,搞得人怨声载道。况且结果到底是怎样,谁也说不清楚。省市领导层层下压,作为一局之长,他也受不住了。刚才纪委书记夏明钢对他说,搞不好高寒是厅长高松文的儿子。刚才还不敢确定,高松文这个电话一打,那就是秃子头上的蚤子,明摆着吗?他有了想法,阴沉的脸颊突然浮现一丝不经意的笑容。立即召集局全体领导开会。这次没让大家发言,宁泰开口:“我说两点意见:一、刑事拘留高寒,呈报检察院;二、撤掉医院民警,让媒体自由采访;”天要下雨,娘要改嫁,随它了。高朗副局长开口了,“由那个单位办案?我们公安局肯定不行。这么敏感的案件,到时原告被告都会质疑的。我是分管刑侦的局长,我是不会签的,从大的讲,我认为这不是一起刑事案件,既便是高寒把老太太撞了,也是一个意外事故,不承认,也是道德调整的范畴,也用不着拘人。从小的方便讲,高寒这小子这么多年,在我们局里做了多少事,破了多少案,救了多少人呀,没有搞个子丑寅卯,就这样把人家关了,毁人前途,这是不负责任的表现。 我们是执法单位,有要爱媒体的要挟。” 

      听了副局长高朗的话,宁秦脸立马铁青。他没有接茬,而是叫正在记录的秘书把法制科长叫来。胖胖的科长还还不及坐稳,宁泰就发问了:“高寒的案子应该由那个单位办?”法制科长只好如实地说:“我们办肯定不行,一是舆论认为不公,二是原被告都不会同意,根据法律最好由检察院办理。刑诉法有明文规定,检察机关认为应该由检察机关侦办的案件。此案就是。”正在讨论,派出所长李强打电话来,说那老太婆死了。大家立即沉默了。宁泰拿起电话接通了检察长刘向平,说明了情况。刘检察长沉默了一下,说开个检察会议后再回复。结果很快出来了,为了今后便出公诉,少走弯路,检察院渎职局接办此案。暴风眼一下从公安局移到检察机关。检察员宋琳主侦此案。她提出异议,认为不构成犯罪,即便是犯罪,证据也不足。“检察长刘向平拍板:“这些我都清楚,可现在这仅仅是一起刑事案件了。没办法,法律是为政治服务的。先逮捕后侦查。”

  第二天,江城都市报同样版面:涉案恶警被拘捕,法律彰显正义。其他媒体人云亦云,也作了捕风捉影的报道。

      最痛苦的莫过高松文的一家了。赵慧与张妈成天眼睛都是肿的,水不喝饭不吃的,直一个劲地问怎么办?高松文既要忍受爱子陷囹圄之痛,还要受网上人肉搜索的煎熬。高寒是不是高松文的儿子,政府必须向全体民众说明。如果承认是,那只会更激起民愤。只有否认。他只好来到省委,敲开省委书记江海洋的办公室门。首先作检讨没有带好队伍,接着澄清说高寒不是自己的儿子。并拿出一叠病历,从八十年代到九十年代都有,有的字迹都淡化了,每份上都明明写着生殖器官损坏,不能生育。

       江海洋拿着这叠报告,一边翻一边想,把一个堂堂公安厅长逼到此等份上,也太过了。他拿起电话打给河城市委书记曾汝明,有些呵斥道:“你们河城是怎么啦?警察犯法就伏法,硬要挖人家祖宗十八代?”

  

        晚上聂萱接到方婉的电话,要她只报道案件进度,不再人肉搜索了,并说市委不赞成报社的搞法。河城都市报得罪了公安局,可不能得罪市委。没有太多可写,聂萱只得来到医院,看没有有新的情况。太平间里,老太太孤独地躺在铁皮床上,几个法医正在准备,好象是要解剖。原来有警察在,虽然看人白眼,但不怕。可是现在,护士很不来,静悄悄的房间内,一个插满管子,浑身被白绷带缠得紧紧的尸体,实在是碜得人心慌。于是,她掩上门,朝护士站走去,想找护士做个伴。还没有走到,就听到几个夜班护士与一个男医生聊天。

    “王医生,有女朋友没?”女声。

    “呵,那有呀。”男声。

     “眼光不要太高了。我们医院美女如云,随便抓一个得了。”女声打趣。

    “我才给自己定下规矩,有三种职业的女人不能找。”

    “说来听听。”

   “第一、记者不能找。你看那女记者聂萱,长得挺 漂亮的,可心忒毒。抓住人家一点事儿,往死里整,硬是把那警察搞坐牢了。我看了高寒那小子,也不象十恶不赦的人。听说人家是谈判专家,破过很多案,救过很多人。这女人,一篇文章,就把人搞坐了牢。”

    “也是。记者不如我们医护人员,救死抚伤。我们比她强。那第二呢?”

   “第二,就是警察不能找。你们随便打开报纸网站,那天没有负面报道警察的?不是这里警察打死人,就是那里办冤案。仿佛全世界没有一个好的。搞得我现在一看到警察心里就烦。如果找一个警察到家里,我不是自找难受吗?”

     “说实话。警察又不神仙,这么多人,出点事是很正常的事。那个单位不出点事儿呀。这记者是不是跟警察结仇了,把警察说得一无是处。我看警察大都是好的。试想呀,没有警察,这社会不乱套了。每年,人家警察因公牺牲了不少。”

      “第三、不找医生护士。”

       “为什么呀?”众怒。

       “男女生理结构都懂,一点神秘感都没有了。两人在一起,是不是象喝白开水一样毫无味道。”说完,女声众叫:“你是讨打。这么挑剔,让你找不到老婆。”

    ~~~~~~~~~

       聂萱打住脚步。如果过去是自讨没趣。白天,还称她是英雄的医生护士,可背底里原来并不喜欢自己。我的心真的很毒吗?男人不喜欢我这样的人吗?她又想到了高寒,想到了那眼神。大家都说是他干 的为什么不承认?难道真是他辩解的?是不是搞错了?这老太婆也是,还不醒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26)| 评论(4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