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冲锋在前的博客

只有奋不顾身的冲锋,才有机会在前头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半婚(十三)  

2010-12-18 22:44:40|  分类: 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 第二天上午,高寒兴致勃勃地到省厅报到。昨天一本正经严肃有余的人事处长向腾今天却嘻嘻哈哈,把高寒带到大院一偏僻角落,指着古木掩映下的一排斑驳平房说:“老弟,这就是你的大队了。条件有点差。先克服点。”进了房间后,里面灰尘很厚,蜘蛛网结满了 屋梁。“向处长,能不能给我们修缮一下呀,这怎能办公呀?”向腾两手一摊:“这个我爱莫能助。你要向警务保障大队申请了。”高寒想到也是这个理,转过话题:“危机干预大队编制多少?现在到了多少人呀?”“你们的编制是二十人。现在到位八个。如果你看中了谁,全省范围内,我都给你薅来。这个我能做到。”说完,把花名册递过来。“不过,你不能再到江城市挖人了,把你调来宁泰局长已经对省厅发了脾气。高松文厅长也有指示。”“给我多长时间组建?”“一个月,你大队就要投入工作。”“办公室要装修,队员要熟悉,时间有点紧。”

      向处长走后,高寒第一次上到九楼,敲响了高松文办公室的门。得到同意后推开门,高松文看到了儿子,一丝笑意写上了庄重的脸宠。他向自己的茶杯努努了嘴,高寒也不客气地端起来咕咕一饮而干。“新的工作环境怎样?”高松文目光一直没有离开儿子。“什么办公条件呀?就是一个布满灰尘的破房子。还不如一个七十年的代的小派出所。”高松文没说话,按下了桌上的红色电钮,隔壁办公室里铃声便响了起来。肖秘书匆匆赶了过来。看到高寒,肖秘书笑了。“你去办一下,那个危机干预大队办公楼怎么还没有修缮完毕?警务保障大队干什么去了?拖拖拉拉的。”肖秘书回答道:“我曾问过,他们回答说没有预算,正等省里批准呢!”“你要他们想办法,这个月必须完毕。”肖秘书走后,高松文说道:“你和小芸商量一下,这个星期天两家人一起吃过饭。怎样?”“嗯。”高寒高兴地点头。

      出了省厅大院,高寒迫不及待地按响了芸儿的手机。芸儿兴奋地告诉他,已经做通了父母的工作,特别父亲工作难做。高寒知道,她的父亲一时转不过弯来,刚刚在大报小刊上发文骂骂其是恶警,败类,一下要认他做女婿,这弯也太大了。双方父母同意见面,也就是说基本上认同了两人关系。高兴极了,高寒冒出高声呐喊冲动,可身处闹市,人来人往,干了,人们肯定把他当神精病人看待。干什么呢?对了,去医院看看田玉娥龙大春两老人。这几天忙一些琐杂的事,把自己答应的事都忘了。

     两老人搬出了特护病房。在那个爱岔嘴的护士的带领下,走进一间普通的八人间。“爷爷!奶奶!”高寒叫道。两位老人立即笑逐颜开。病房里病友及陪护脸都转过来。有人问:“这是你孙子?”“是是是。”龙大春连连答。高寒切开一个火龙果,递与两个老人。看着他们吃下后,他把老太婆抱到轮椅上,然后一手推车,一手搀扶着爹爹,下电梯,来到草地上。夏日晚风习习,很适合病人修养。

     星期天晚上六点,天亚大酒店百合厅。高松文、赵慧夫妇以及张妈已提前到达。儿子的终身大事,做长辈的要有诚意。赵慧反复叮嘱,要高松文和蔼一点,说话低调平易一点,别总是官腔十足,高高在上,让人心烦。 高松文心情特别好,面对两个女人的唠叨,笑容满面地连声说是。高寒站在过道上有停地给芸儿电话。六点半的样子,陈墨张玫夫妇与芸儿来了。芸儿介绍道,这是高寒的爸妈及张妈,又转向高松文夫妈:“这是我爸陈墨先生和我妈张玫女士!”说完自觉好笑别扭,伸了伸舌头。然后又指了指高寒,“这个我就不介绍了,你们在电视上早就相过了。”家人哈哈哈大笑,高松文伸过手与陈墨握在一起。接着开始寒暄。高松文始终堆满笑容,赵慧与张妈与张玫找着女人共同话题聊着。芸儿叫来高寒,扯了扯张玫的衣角:“你好好看看,走眼了吃亏了可别怪谁!”看着高寒的眉眼,张玫有种似曾相识之感。张妈开玩笑道:“你们仔细看,芸儿与寒儿长得挺象的,挺有夫妻相的。是天生的一对。”赵慧接道:“芸儿长得如花似玉,多亏有个漂亮的娘。”张玫笑着说:“高寒长得玉树临风,一表人材,也是你这当娘的遗传好。”女人们互相恭维,接着哈哈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 菜上来了,红酒打开了。有酒作为媒介,话匣子打开了。陈墨放下了文人的清高,潇洒不羁的本性展露出来了。他呷了口玫瑰色的酒,对高松文说道:“寒儿这孩子不错,比我带的那些研究生强多了。那些小子们长期在象牙塔内,迂腐呆板。寒儿就象我年轻时一样风流倜傥,这个女婿我认了。”“这就好。之前我看了老兄的大文,把寒儿骂得猪狗不是,我还担心这门亲事呢。这下好了,我放心了。”高松文说道。“都是江城都市报闹的。我检讨过了,以后不再人云亦云了。老天给我们一个脑袋是用来思考的。”陈墨有些不好意思。“那就让两个孩子商量个日子,最好是在年内,把喜事给办了?”高松文征询道。“哈哈哈,好好好。”陈墨爽朗应允。接下来,两个男人一文一武国内国外大事谈得十分投机,津津有味。赵慧叫过儿子:“还不去,给你岳父岳母敬酒!”高寒端过酒杯,走到陈墨跟前:“爸,我听芸儿说您带的研究生个个了不得,你也教教我。”陈墨一干而尽,连声答道:“好好。是块玉石,值得打磨。”走到张玫面前,高寒道:“妈,请喝酒。我太幸福了。有三个妈疼。”张玫抿了一口,盯着高寒,疼爱之意尽露:“呵,我也有儿子了。”芸儿假装吃醋道:“你们有儿子了就不要女儿了?”张玫指了指高松文夫妇:“那你就把婆婆公公呵好。要不,今后又你苦吃了。”芸儿端上酒来到高家三人前:“爸妈,请喝酒。我很乖的,是不是?”高家三人一饮而尽。赵慧说:“还是女儿好呀,是妈的贴身袄。”张妈打包票说:“芸儿,要是高寒欺负了你,告诉我,看我不打断他的腿!”

高寒接过话茬:“嗨!现在那个男人犯贱,敢得罪女人呀?”大伙一听哈哈哈大笑起来了。

      大家谈得十分溶洽,九点多钟才结束。回到家里,陈墨还意犹未尽,还在两个女人面前夸道:“高寒这小子不错!”接着对芸儿说,“他爸爸很有学问,很有水平,也不错,对我的路。他是干什么的呀?”芸儿惊得睁大了眼睛:“嗬!你们谈得热火朝天,还不知道人家是干什么的呀?人家可是公安厅长呀。”“哦,公安厅长高松文就是他呀?”陈墨大悟。“你要寒儿别只知道玩,多学习,是块料。今后毕成大器。”陈墨叮嘱道。

陈墨进了书房后,张玫来到芸儿房间,顺手关上了门。“怎的?是不是女儿要出嫁,做娘的心里不是滋味呀?”芸儿打趣道。张玫在床上坐了下来,盯着女儿,迟疑道:“高寒这孩子我喜欢。只有娘俩。我问你,你要如实回答我。”看着母亲这严肃陈势,芸儿立即收敛了不恭。

    “ 高寒老家是那里的呀?”张玫问。

     “海城的。他爸爸原是海城一派出所所长,后来当局长,厅长。”芸儿答。

    “张妈是他家什么人呀?”

    “保姆呀。在他家做了二十几年了,高寒有多大,她就到他家有多少年。他家里把她当成了一员。家里很多事都是她作决定的。而且高寒是她一把屎一把尿拉扯大的。高寒父母工作忙。”

       停顿了会,张玫接着问:“你和高寒处了多长时间了?到了那一步?”

       “妈——”芸儿想拒绝回答,看着张玫的不容拒绝的眼神,“我们两年前在市团委组织的活动上认识。关系很好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上床了吧?”

       芸儿红了脸,低下了头,不嗯声。

        “高寒左边屁股上有一个枫叶状紫红色胎记,与你一样,是不是?”盯着女儿,张玫继续问。

       芸儿惊讶地抬起头:“你怎知道?”

       “你,我还有高寒,你没看出我们三人长得很象的?”

     “我早就发现了。人们说这是夫妻相呢。”

      “你们不能结婚。他是你亲哥。”

      “你不能乱说,妈妈!”芸儿如五雷轰顶,提高声音。

       “你不要大声。别让你爸听到了。赶明儿我清楚了,讲给你听。”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58)| 评论(2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