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冲锋在前的博客

只有奋不顾身的冲锋,才有机会在前头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半婚(一)  

2010-10-28 11:40:58|  分类: 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 高寒拉着警笛,左冲右突,急匆匆地赶到鑫和大厦的时候,还没下车,就眼睁睁地看到十三楼上,女孩纵然一跃,如同飞天,黄色衣袂飘飘,瞬间摔到消防警察铺设的气垫上。身穿白大褂的急救人员马上抬起那女孩,塞进救护车的后厢。警灯闪起刺眼的蓝色光芒,警笛鸣起刺耳的声波,穿过里三层外三层的围观人群,闯过道口的红灯,绝尘而去。被抬起来那一刹,高寒看清了这是一个面容姣好的女孩,二十来岁的样子。其嘴角一缕鲜血汩汩淌出。高寒掏出证件,让维护现场的警察过目后,随着勘查现场的刑事技术人员一道上楼,把围观的人群及一帮记者丢在身后。

     高寒是警方的谈判专家。社会发展到今天,各种矛盾日益突出,尖锐到极端时就需要与当事人谈判。如大家经常耳闻目睹的劫持人质、跳楼讨薪、或心灰意冷悲观厌世欲放弃生命等等案事件,就必须有人勾通说服,以达到犯罪嫌疑人举手投降,兵不血刃之目的,或当事人回心转意,重燃生命之火,重拾生存之希望。在国外,在港澳台,谈判专家并不新鲜。可在内地,还是一个新生的警种。日益尖锐的社会矛盾,严峻的治安形势,催生了此警种。不是所有的警察都能担当此任,要求很高。除了懂心理学、犯罪学、侦察学等综合专业知识外,还要有较高的心理素质。即使内心翻江倒海,外表却要做到平静如水。此外,还要有超人的洞察能力,超人的口才。高寒公安大学毕业,理论水平较高。同时也在刑警大队工作过两年,得到了历练。公安部举办谈判培训班时,局长宁泰力排众议,推荐高寒去。回来后,高寒也不辱使命,多次成功圆满完成任务,给公安局挣足了脸面。

        今天早晨,整个河城市还在睡梦中,急促的铃声把就把他闹醒了。电话是市局指挥中心打来的:鑫和大厦有人要跳楼,速去谈判。他解开女友芸儿光溜溜的玉臂,看了一眼她圆润细腻的左臀上那个紫红色枫叶胎记,不经意地笑了一下。然后套上衣服,胡乱地洗把脸,就往现场赶。没想到还是晚了,人家并不等他,毅然决然地跳了,是死是活还不知道。现场指挥的副局长高朗一脸铁青。高寒打招呼,他象没有看见似的,毫不理会。显然,是怪他来迟了。高寒绝不自讨没趣,马上闭上双唇,不再哼一声。

       女孩住在十楼,门大开。技侦人员正在忙碌。闪光灯不停闪烁,相机不停地“咔嚓”作响。摄像机红灯不停,镜头左右上下摇摆,真实地记录整个空间。软毛刷所到之处,指纹显现。法医拿着摄夹,认真地提取物证,细到每一根毛发,一团纸巾。茶几上有一张信签。取完指纹后,高寒拿过来。字迹娟秀,胭脂气很浓,一看就是女子所书。再看落款:“莎莎绝笔”,立马验证。信笺的内容是“龙扬,我错了,不该接受你的鬼主意。一年没到,你就忘情负义。我走了,你再与别人半婚吧!”

     “半婚?什么玩意儿?”在心里,高寒问自己。

      警察的工作效率就是高。不一会儿,各路人马都到齐了,就在已勘查完的现场,高朗副局长召开了现场碰头会。法医说,那女孩莎莎还是死了。楼层太高,坠落时脾脏、心脏等破裂,医生回天乏术。技术人员说,现场勘查完毕,无打斗痕迹,也没第二人在场的痕迹物证.以及有遗书为证,不是他杀。调查人员说,从另一个女人的床上,揪出了龙扬,这家伙声称与莎莎早已分手,她的死活与他毫不相干。高朗局长听完汇报后,清了清嗓子,凝重定案:“综合各路情况,结合所取物证书证,可以定案为自杀。办公室秘书科写一个通稿,统一口径,应对媒体记者刨根问底,给死者家属一个答复。”

      散会后,大家相继撤离。在电梯口,高朗指责高寒:“如果你来早一点,也许她不会死。怎么搞的?是不是被那个小狐狸精迷住了?拖拖拉拉的,完全不象警察雷厉风行的!”高寒声辩道:“接到电话就往现场赶,可路上堵得太害了。”“几点钟呀,马路就堵?”“我接到电话时已经是六点钟了。马路上早已是人山人海了车流滚滚了。”高朗脸色更青。他最烦别人反嘴的:“别狡辩!我只看结果!”

      高寒脸红一阵白一阵,再也不敢作声了。下到一楼,快要分手时,高朗看到周围没有人注意,拦住高寒,低声问道:“半婚是什么玩意呀?”高寒也不明白,一时语怯。只好老实地回答:“我也不太明白。我想应是同居,只追求性,不负婚姻之责吧?”“现在的年轻人太不象话了。”高朗生气地说。“你是不是也在玩这个半婚呀?”高朗问道。“你可是领导,不能乱说的。”高寒脸红了。“没有就好。想结婚,就规规矩矩地找个女孩子,别搞出什么绯闻。当警察是很注重生活作风的。”高朗教育道。“是是是。谨记局长教诲。”高寒头象小鸡啄米样。

     高寒离开高朗后来到坠楼的地方。鑫和派出所所长李强正在收拾写有“警察”二字的警戒带,消防警察也在搬运气垫。采访的记者和围观的人群大多走了,热闹的现场恢复往日的平静。刚才的一幕瞬间就如尘埃入海,不显一丝痕迹。高寒拍了拍李强的肩,颇有埋怨道:“老兄,就你辖区事多。害我挨霉。”李强擦了擦额上的汗,正色道:“兄弟,她想死,拉都拉不住。再说,派出所也不管人家生死呀?”他俩正在打嘴巴官司,旁边忽然冒出一个瘦瘦弱弱的青年,一副深厚的镜片下,露出犀利的目光来。黑色耳麦夹在有些干扁的耳轮上,手上握着一款新颖的微型摄像机。“你们好!我是河城都市报社的记者沈言。能不能透露一下内情?”沈言,河城人没有不知道的。他是报社首席记者,很多有深度的报道出自他手。“刚才不是跟你们所有的媒体通报了的吗?”李强回答有些生硬。“我看不简单。”沈言刨根问底。“呵呵!你不愧是王牌记者。其他的都走了,你还在这儿挖掘,真敬业。”高寒微笑地夸道。他不想与记者搞僵,生出不必要的麻烦来。“没办法。记者的天职就是给读者真相。你们是根据什么这么快定她是自杀的?花骨朵般的年纪为什么要自杀?”沈言接腔道。“当然有证据。但这是隐私。我们要尊重死者,不便告诉你。”高寒客气地说道。“那我不打听了。”沈言一边说一边收线,结束了采访。“大记者,你学问大。向你请教一下,什么是半婚呀?”高寒一脸的真诚与谦虚。“半婚?呵呵!我也不明白。不好意思。我想是不是现在青年男女流行的一种新型的相处模式吧?”沈言猜道。李强看到高寒与沈言聊得相当投机,不得不佩服这小子一张嘴巴。不便打扰,悄悄地带队离开了。末了,沈言问道:“兄弟,叫什么?交个朋友。”说着伸出手来。“高寒。”也将手伸过去。“你跟那些警察不一样。他们把我们这些记者当敌人。你是干什么的?”沈言问道。“危机处置的。就是突发案事件,需要勾通的,我就上。”“这不是国外的谈判专家吗?”沈言睁大了眼睛。“专家谈不上。赶鸭子上架。”高寒谦逊道。“你是新闻眼。有新闻你第一个要想到我。”两人互留了电话号码。

     分手后,高寒琢磨着半婚到底是什么玩意。他想起了自己和芸儿的关系。我们是不是半婚呢?半婚到底是什么?网上查,得不到确切的解释。是不是社会上又流行的什么新玩意儿?怎么自己不知道?是不是落伍了。领导问起不知道,太丢面子了。大伙可称自己是博士,什么都懂的。那遗书中心可就是这半婚两字,必须弄清楚。要想弄清楚,必须找到莎莎的前男友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77)| 评论(3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