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冲锋在前的博客

只有奋不顾身的冲锋,才有机会在前头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黑夜。狂风  

2011-04-11 00:35:13|  分类: 纪实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下午五点,艳阳正媚,和风正柔。车子奔驰在三环线上,送儿子上学。难得一家三口相聚一起,心情特别愉快。刚过白沙洲大桥,手机突响。儿子从我口袋里掏出手机摁通递给我,里面传来妹妹义兰焦急声音:“公司派两个小混混来到渔塘,将投饵机抛到塘里了!还要打振华的人!”我的笑容一下僵住了,快乐高涨的心情一下降到了冰点。送儿子到校后,马不停蹄地回转,直奔东西湖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义兰是我堂妹,比我小两个月。我们也曾是小学同学。高考后,她成了农民,我成了警察。振华是我的妹夫,为人木纳。夫妇两人不满于故乡一年到头面朝黄土背朝天落不下一点收成,十年前背井离乡来到东西湖承包了十来亩渔塘。当时,是这家渔业公司用车接来的。他们有大片的渔塘没人喂养,于是到处寻找肯干的外县农民。一起来的,有二十来家。来了之后,大家以塘为家,日日夜夜守在塘上。春天投苗,夏天增氧,秋天守夜,冬天破冰拖网。一年上头,上缴承包款后略有节余。如今,土地增值,公司起了歪心思:想无条件地收回渔塘,一分钱也不予以补偿。从前年起,公司就雇请一些小混混,三天两头地来捣乱:打人、砸物、投毒、破埂、挖路、断电,极尽一切驱逐之能事。去年底,一渔户家十来万的鱼全被毒死了。打110报警,警察说是经济纠分,他们管不了。打多了,人家也烦,最后敷衍了事。他们上访到区、市两极政府,人家一级推一级,最后还是到了公司,还是回到了原点。今天,这帮混混公然砸到了堂妹的塘上。

         到了渔塘,天完全黑了下来。天空中云层很厚,见不到一丝星光月芒。旷野里,北风掠过湖面,更加狂野更加冰冷,堵得人喘不过气,刮得粗大树木弯腰,落叶横飞。我和老婆捂紧衣服,相互拽着,凭着感觉,摸黑跌跌撞撞地来到渔棚。棚子里没有一丝光亮。叫了几声,妹夫振华才应声。问为什么不开灯,他说公司断电了。问到底发生了什么情况,回答说小混混已经打过了,把投饵机丢到塘中了。这日子过不下去了。声音带着哭腔,没有一丝生气。我来到塘边,用手电筒往中央照去,投饵机随着波浪起伏。里面的电机浸水,报废无疑了。义兰在外打短工,得信后也赶回家。看到如此情景,气愤难忍,拿着菜刀要找他们去拚命。四十来岁的女人,看上去象一六十来岁的老太婆,岁月的苍桑在她脸上雕刻得太沉重了。我与老婆死死拉着,好言相劝。要他们通过正当途径来解决。义兰哭诉道,多次向上反应了,人家不听,只卫护当地人;到法院告了,法官要他们拿出当年签的承包合同来。那时的农民,一没文化,二没法律知识,办事只凭口头之约,也相信一个堂堂的公司诚信,那里防着十年后的这一着!二十几家,如果被公司无条件赶走,他们失去了衣钵,将如何生存?

      我们劝慰太苍白了,根本上给不了他们的希望,只好回家。原本认为已经适应了黑暗,会在黑暗中找到一丝光亮;适应了狂风如鞭暴抽,麻木无感。可出了渔棚,两眼依然一抹黑,连来的路都找不到了!

       风依然如刀,面依然如割!这里没有春天!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40)| 评论(2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