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冲锋在前的博客

只有奋不顾身的冲锋,才有机会在前头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乏味的端午!  

2012-06-24 16:02:46|  分类: 日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 如今,端午作为法定的节假日,特放假三天,让人好好体会一下国之精粹。我不例外,也休息了三天。可三天,一下就过去了。站在节气的尾巴上,我认真地想了想,除了昨天晚上在老岳母那儿吃了一个粽子外,再也找不出一丝儿关于端午的气息了。到户外走了走,也看不到芦叶入眼,湖河龙舟竞击;空气中更闻不到黄酒艾蒿飘香~~~端午,离我们远去了,离族人远去了。

     寻不到端午的踪迹,心里便特别想念已过的端午。

    幼年时,过罢春节,便企端午了。端午是人人都能参与的节日。这一天,家里男丁跑到大湖里,把衣服脱得精光,然后一个猛子扎下去,直到湖心芦苇丛下,探出头来,水珠儿也顾不上抹一把,就选中又宽又大又长的新鲜芦叶,小心翼翼地掰下来,用那种带着清香草带,每十片一扎。扎好后放在摊在水面上的荷叶上。一路采下去,一路摆下去。粽叶上如果带着露珠,那更好。如果机会好,还会拣几个野鸡蛋或野鸭蛋什么的,那就更高兴了。如果扫兴,碰到过水蛭叮了屁股,水蛇咬了脚背,那也不必介意。粽叶采得差不多了,归拢一处,抱上一捆,往编篓里一装,用扁担一挑,踏着轻快的脚步便往家里赶。还没有到家,在路口守候的孩子们早已奔跑过来,欢快地叫唤:“爹回来了哟!打粽叶回来了哟!好多哟!”  

     妇人们升起了炊烟,将芦叶以及咸鸭蛋煮上,然后将积攒的糯米淘上。条件好的人家将腊肉、腌鸡呀以及甜枣蜜饯等弄将出来洗净做成馅。这时,锅里飘起了芦叶香。该起锅了。包粽子是女人活。母亲就很会包,芦叶在她手中翻舞,叠叶、打斗、酌米、放馅、打包、系绳,一气呵成,不到三十秒。姐姐得到真传,也不相上下。我也上去凑热闹,拿着粽叶,左归右拢,就是包不起来,白白浪费了好几匹叶子。母亲嗔骂道:“去去去,那里好玩那里去!”我不服,犟嘴道:“姐姐可以包,为什么我不能?”父亲在一旁磨着镰刀,回答道:“男做女工,到老不中!”那时我只有七八岁,不明白这个道理,看着人长树大的哥哥闲玩,父母没有说他,我似乎明白点儿了,就不在一起害人了。

    包粽子可以没有我,但吃粽子那可少不了。还不等粽子端上桌,我就蹲在堂屋里八仙桌上席,把一个大瓷碗捧在怀里,白糖装了厚厚的一底。粽上来,也顾不着烫,胡乱撕扯,四五个粽子着了碗。用筷子一穿,醮上糖,就往嘴里送。年成不好的时候,粽里没有馅,也不要紧,醮上糖,吃得也香。年成好的时候,那可爽了,里面有馅,荤的素的,甜的咸的,应有尽有,吃得肚儿硬棒棒圆儿圆为止。吃完粽子,每个人还发一个咸鸭蛋。我最爱吃了。有时舍不得吃,缠着父亲用蓑草编个笼,装鸭蛋装进去,然后挂在颈子上跑到村湾中央找小伙伴显摆。有次过节夜晚,显摆完后我困了,回家躺在床上就睡了。第二天睁开眼,发现笼子还在,蛋却不见了,于是大哭。父母象没有听到一样,开门,拿着家伙什干活去了。哥那时二十来岁,过来就给我几巴掌,吼我道:‘就是一个蛋沙,一早上就嚎,烦死人了!“心虚的是姐姐,那时她十四五岁的样儿,她把蛋偷吃了。我也知是她。她过来哄我道:”别哭!明年我不吃,我那一份给你。“我摇头,哭得更厉害。”那怎么办呢?“”你得每年把你那份给我。姐也张着嘴哭了起来,她不干,她也想吃。还是姐聪明,她止住哭对我说:”这样。等我长大了嫁了人,我就把婆家的鸭蛋都偷回来,还给你,让你吃够。“于是,我的心里,又多了念想,盼望姐姐快快长大,快快出嫁。

     等姐姐二十三岁出嫁的时候,我已经是个大小伙子了。可姐还把我当小孩看待。每年端午节必邀我到她家,吃罢粽子,必端上一盘咸鸭蛋,吃下一枚后,姐姐必说,”吃吧,下面吃的才是我还给你的。“我也不客气,接着吃,然后四眼一对,哈哈大笑。再些年月,我出门在外,当了警察,回家的日子少了,端午回家更是可怜。有一年刚外出刚回到单位,忽闻粽香,推开寝室门,看到一个七八岁的小子站着笑对我说:”舅舅,妈叫我来还粽子咸蛋。“我一把抱着,眼泪不争气地流了出来。我一边吃,外甥一边问:”舅舅,我妈什么时候欠你的?“我对他说:”回家问你妈去。“他接着说:”我妈要我问你。“我就是不告诉他,那是我们姐弟之间的秘密,我要她一辈子还我。

    一个端午一个端午的过,我也成家立业,也独立地过起了端午。可不管怎样折腾,就是找不到儿时的快乐。如今,父母走了,哥哥也走了,在这世上,只有我和姐了。姐如今也有六十岁了,那个给我送感蛋的外甥当了海军军官,在宁波结了婚生了子,扎下了根,二外甥小外甥大学毕业后都投奔他去了。姐夫走得早,家里只有姐一个孤伶伶的。这不,年前,三个小子连扯带背地强行将姐弄到了宁波。她的一家今后可能就以宁波为家了。端午节夜,我实在是找不到感觉,就拨通了姐姐电话,开口一句就是:”姐,你还欠我的粽子咸蛋呢!“听筒那头,我听到哽咽的声音,我这里也是喉咽发紧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80)| 评论(2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