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冲锋在前的博客

只有奋不顾身的冲锋,才有机会在前头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我家麻雀  

2013-03-24 09:24:35|  分类: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      我家是一栋私房,楼顶有一间厨房。平日升火做饭,是老婆做得多,我做样的少。上个星期六休息无事,又天下大雨,运动习惯了的我无处可去,只好跑到楼顶,活动活动腰腿。正在伸腿跺脚之间,忽闻瓦上有悉悉索索声响,感到好奇,抬头寻找,只见屋檐下,有一鸟窝。鸟窝边沿,立着两只大麻雀,窝内有三到四只小麻雀,估计破壳不久。呵呵,这一家子什么时候到我家安营扎寨?也太霸道了吧,连招呼都不打?
      在我儿时,麻雀的成份可不好,那可是划入“四害”之列的,与“四人帮”可是一个系列的。在农村,它们可是成群结对地抢吃稻穗麦子等农作物果实的,是农民伯伯头痛的野禽,稻草人、长飘幡吓都有吓不走。在城市里,它有多害人我就不知道了。我从农家来,残存的恶念泛起,便有了驱逐之意。跑到楼下,寻找晒衣叉棍。老婆问我何用,我便告之:“楼顶上麻雀都做窝了,你不知道。我把窝捅了,把它们赶走。”老婆一把夺过叉棍,杏眼圆睁,娇嗔道:“你跟麻雀有仇呀?犯着你啦?把它们赶走,把我也赶走,让你孤伶伶地一个人过。”于是,我悻悻地说:“不捅就不捅呗,发那门子火呀!”老婆还不依不饶:“你得保证,不许伤害它们。”我又搞不懂。老婆说道:“它们也是生命。它们也需要家。你不能让它们流离失所。再说到我们家做窝,是给我们面子,要知足。”这是那跟那呀?不惹它们就得了。
       自从有了上次的发现,心里就有了莫名其妙的惦记。如果回家早,我一定上楼看一看,听一听。刚开始,这一家子还小心翼翼,见我上来了,屏住呼吸,收敛动作,头左右瞥摆,观察我的动静,如临大敌。次数多了,见我没有伤害它们的意思,胆儿也大了。大麻雀叽叽喳喳,在瓦上啄羽整毛,振翅追逐,完全没把我看在眼里;窝里的小家伙乳声呢喃,更没有把我当回事。这还不算,老婆不知什么时候上来了,从厨房拿出一碗小米来洒在平台上,嘴里连叫:“下来吃!下来吃!”那神情,充满怜爱,让人嫉妒。我也抓起一把洒在地上,说道:“一斤小米五六元钱。要是在六几年,让农民伯伯知道你拿粮食喂鸟,非打断你的腿不可。”老婆笑吟吟道:“要打先打你。你也喂了。”老婆接着说道:“生命是平等的。只许你浪费粮食,不许它吃呀!”嘿,众生平等,在这儿体现了。老婆喜爱它们,我可不想做恶人,由着它们吧。这鸟儿也是,给点颜色就开染房,胆儿也越来越大,居然跑到楼下大厅里来了,对着老婆叽叽喳喳直叫。我觉得她奇,老婆却明白,到了洒小米喂食的时候了。
     今天更有趣。早晨老婆儿子睡着不动,我有早起的习惯,便买了粉回家,做早餐。更在我抄锅抖铲之时,只听一阵轻响,抬头,却见一只小麻雀停在厨房灶台上方窗台上,隔着玻璃朝我看,朝锅里看。小家伙嫩黄的短喙,毛绒绒的小脑袋,纤细细的小脚爪,可爱极了。还有,两粒小眼眸,清澈见底,毫不见惧意。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呀。我往上看,只见它的父母在瓦上散步,气定神闲,更是放心。既然人家这么相信我,我也得有所表示。偷偷地把小米拿出来洒了一把。它们立即扑腾着飞了下来。
      朝着楼下,我哼了一声,老婆肯定听不见。心里想,只许你爱它们,难道不许我怜它们一把。
      
      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27)| 评论(18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