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冲锋在前的博客

只有奋不顾身的冲锋,才有机会在前头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公媳斗(二)  

2014-03-02 13:28:37|  分类: 剧本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16 日内  欠酒喝家

楞哥敲门,欠酒喝应声。

欠酒喝:谁呀?等一哈,我把这口酒喝了着。

楞哥:韵个么泡子沙。快开门。

欠酒喝:哟——是保安小哥呀。么样有时间到我屋里来呢!

楞哥:何爹爹报案,酒被偷了。是不是你偷的?

欠酒喝:莫冤枉人罗。我虽然好这一口呗,也不会去偷沙。再不就光明正大的要。

楞哥:好酒的人只要有酒喝,么事做不出来。何爹爹说了,他的酒,只有你晓得。不是你你偷的还有哪个?你屋里这么多酒,是不是偷的呀?

欠酒喝:你来看,你来看,那瓶酒姓何?个老家伙,瞎款,冤枉人。

楞哥拿起一瓶酒看了看:你还不承认。这瓶酒就是何爹爹的。这认得,这上面何爹爹做了记号的。

欠酒喝摸脑袋:这个——这个_

何光九进入:抓住了吧。我说是这个老家伙吧。

楞哥:何爹爹,这是不是你的酒?

何光九:哎——这瓶酒我不是喝光了吗?么样在他屋里。(打开盖喝了一口喷出)你个老家伙,又灌白水冒充酒呀?这些是不是都灌的水呀?喝酒的人要讲诚信,别总拿水来骗人。

欠酒喝讪笑:喝酒的人,不是还好面子嘛!

17夜  自行车棚内外

  何光九把酒全部清到里间,又数了一遍,记上数,然后用裤腰带头把门拴上,一头系在自己的胳膊上,放心地睡下,呼噜声响起。

  欠酒喝穿一件带斗的外套蹑手蹑脚地潜到屋子墙角下。楞哥穿着保安制服也来到了。

楞哥:谁?不许动!我是保安。

欠酒喝:是我。

楞哥:我说偷酒的强偷就是你吧,你还不承认。这不是抓到现旁了。

欠酒喝:别误会,我也是来抓强偷的。

楞哥:真应了那名话,贼喊捉贼呀。

欠酒喝:我说的都是真滴。你想呀,他的酒不见了,你不说,别人也都会怀疑是我偷了。只有把强偷捉到,我才能洗掉冤屈沙。

楞哥摸头:说得有几分道理沙。那好,我们一起伏在这一块捉强偷。

曾有欣下夜班放电动车,看到楞哥俩争吵问:你们两个在这里鬼祟祟做什么呀?

楞哥用手指按嘴:嘘——别做声,我们在捉强偷。

曾有欣一笑,进入屋内,看到公爹拉着腰带睡觉,自语道:这样就能守得住酒呀?抓得住我呀?本媳妇就爱挑战高难度动作,越是守得严越要偷。

曾有欣悄悄地解裤腰带,还是把何光九惊醒了。

何光九一把抓住曾有欣胳膊:谁?想偷我的酒?

曾有欣:是我,老头。下夜班了放车子,进来看一哈。

何光九:是媳妇呀。你解我的裢腰带做么事呀?跟你说呀,莫动歪心思哈,爹爹我酒醉心明,乱伦的事不做,我们还是要规打规矩滴。你要晓得喜子是个混小子,他要是知道了跟我这样,还不打断你的腿,砸光我的酒!

曾有欣难为情:老头,你想岔了。我看你把胳膊腿露在外面睡,要得风湿的。所以解裤腰带帮您家把被子扎好。 我是一个医生沙,要听我滴。

曾有欣把裢腰带放在荼几下。

 

1  日外    自行车棚

楞哥、欠酒喝靠着墙睡觉,胡岔过来叫醒。

胡岔:要你捉强偷,你跑到这里睡大觉,这那是小区保安。我要跟主任说,扣你三斗红高梁。

楞哥:太困了。岔哥,求你了,别跟主任告状。我请你喝酒。

欠酒喝:不要把我搞掉了,我陪你守了一晚上呀。

胡岔:快进屋叫哈何爹爹,数哈子酒,如果在眼皮子底下偷了,小心我收拾你。

三人齐:何爹爹,起床了吗?

何光九搂着裤子找腰带:起来了。媳妇哟,我的裤腰带呢——

取车的人大笑。

楞哥:有意思,媳妇拿了爹爹的裤腰带。不过,这是家事,民不告官不究。我现在就关心酒是不是还是那多。

何光九搂着裤子数了数,笑了:今天没偷,都在!都在!不过,你们还是要跟我把强偷捉到呀。

楞哥摸头:强偷么样不偷了呢?他不偷我么样捉得到呢?

岔哥看了看楞哥:象你这样,么样捉得到呀。

楞哥:老哥经验丰富,指点指点!

胡岔:你没听说过呀,爱哐的狗子不咬人,捉强偷的警察那有穿警服的?

楞哥一拍脑袋:便衣!便衣!还是岔哥有经验。我怎么没想到呢。便衣,要穿便衣。

 

19     夜外  自行车棚

楞哥:哎,欠酒喝,你看我这衣服怎样?是不是便衣?

欠酒喝,当然是,当然是,没得保安那些花花东东。

楞哥将将衣服一翻:这是不是保安制服?

欠酒喝:是滴!是滴!你会玩魔术?

楞哥:我回去琢磨了一整天,才设计了这衣服,那跟我改衣服的裁缝都夸我聪明。今天晚上你不许睡着了呀。喝点自来水,也麻兮兮滴。

一小偷东望望西看看,然后从从怀中掏出大夹剪,将电动车锁剪断,推着往外走。楞哥、欠酒喝追上去:不许动,我是保安!

小偷:你那是保安沙,莫管闲事!

楞哥把衣服一翻,制服呈现。

小偷:郎个你还真是保安呀。

何光九出来:么样呀?

欠酒喝:抓到了一个小偷。

何光九:酒追回来了吗?

楞哥:是偷车子滴,没偷酒。

何光九:这车子也偷,这酒也偷,这强偷也太猖狂了,是要砸我的饭碗,不让人活了。

楞哥:捆起来,送到派出所克。

 

20     日内  居委会办公室

全体工作人员开会。

居委会主任:昨天晚上,我们小区保安楞哥抓了一个偷电动车的,避免了居民的损失,得到了派出所领导的表扬,为了鼓励这种敬业精神,社区作出决定,奖励楞哥两百元。大家都要向楞哥学习,把自己分管的工作做好。

工作人员将两百元递上。

胡岔:主任,也要奖励一下我呀。

主任:你做出了么事成绩?

胡岔:楞哥捉到小偷,是我指点的呀。没有我给他专业指点,他穿个保安制服,永远是条爱哐的狗,么样抓到强偷沙。

主任:你么样骂人是条狗呢?楞哥可没有说过你指点,再说只动口不动手,我们不鼓励这种夸夸其谈的人。还是学哈楞哥,为居民办点实事。

胡岔:楞哥,不能独吞沙,起码给一百块我沙。

楞哥:我守得累死滴,得了两百块钱还要分给你,又要给欠酒喝买酒,我不冒得了。不行!不行!

何光九急匆匆进。

何光九:又偷了!又偷了!这次偷了五瓶。这强偷太狠了。先偷酒,后偷车,下次只怕要偷人了。

主任面对楞哥:拿来。(将两百元抢走。)

楞哥:主任,你这是做什么呀?

主任:本主任做事历来赏罚分明。破了案奖你钱。现在又发了案,说明你工作还没做好,就该罚你。

楞哥:个鬼爹爹,叫你莫瞎嚷,好啦,两百块钱搞起跑了。

胡岔:你刚才分一半我,不是还有个人情。有好处大家一起捞沙。这个都不懂,还当个么保安沙。

何光九:我不嚷,你们就不重视。自从发现偷酒以来,已经不是一次两次,都偷得差不多了,你们还没有抓到。今天你们不给个说法,我就睡在你们居委会里,不走了我!

主任:楞哥,给你三天时间,限期破案。如果没破,就把你工资给爹爹买酒。

楞哥:主任,那有这样的呢。不妥!不妥。

主任 :你知道的,我从来是说话算话。

 

21 日外  小区门口

楞哥讨好递烟:岔哥!岔哥!

胡岔拿势:么样啊?

楞哥:帮帮小弟,帮帮小弟。这强偷太厉害了,都要砸小弟的饭碗了。

岔哥:你这种人啦,吃独食,没什么缠头。

楞哥:这次,破了案,奖金分你一半。

岔哥:这还不行。

楞哥:那——都把你,只不扣我的工资买酒就行。你知道的,就只千把钱的工资,都扣了,我么样到老婆那里交差呀,她不把我吃了?

岔哥:这还差不多。不过,还加一条。案破后你要在主任那里多夸夸我。

楞哥:你又没做什么事,我怎样夸你啦?

岔哥:真是个糨糊脑壳。你夸我聪明沙,怎样指导有方沙。

楞哥:哎哟,你又不是三岁小伢,还要表扬,听好话。

岔哥:说你猪你就猪呀。看不出来,我在追主任沙。你在她那里说我好话,提高我的印象分沙。真没有想到,你这样苕货是么样讨到了老婆滴。

楞哥:我苕,我讨到了老婆;你聪明,媳妇的一根毛都还没见到。我们不谈这个了,讨论案子,讨论案子!

岔哥:我指导指导呀。这个案子是不是有点蹊跷呀,这门没有被撬,锁也没有扭,你们守在那儿,连强偷的影都没有见一个,酒却不停地被偷。

楞哥:是呀!是呀!

岔哥:这说明三个问题。

楞哥:第一,说明何爹爹报假案,酒根本上没偷;第二,强偷不是别人,就是你和欠酒喝;

岔哥:不对!不对!何爹爹爱这一口不假,但为人诚实,从来不说假话。况且每天我都和他数了数的,第二天酒就少了。一少就是三四瓶滴。我与欠酒喝伏在那里,从来没有分开过。你知道的,我不喝酒,闻酒就醉,不可能偷吧。再说,我执法也不能犯法沙。欠酒喝在我眼皮下,白水都喝醉了,那还有时间去偷酒呀。说你第三,第三。

岔哥:第三,那只有熟人作案了。你想想,只有熟人,才不引起你和爹爹的警觉沙。

楞哥:熟人?整个小区都是他熟人。范围太大,三天之内,我不能把所有的居民查一遍沙。

岔哥:我说的不太准确呀。应该说是亲人。

楞哥:他的亲人?何喜五一砸了酒,父子俩象斗红了眼的公鸡,谁也见不得谁,好几天都没有见何喜到自行车棚了。孙子嘟嘟还小,半夜三更起床偷酒,一偷四五瓶,拎都拎不动,不可能。那只有他媳妇曾医生了。也不可能,人家曾医生是堂堂的医生,长得又漂亮,她又不喝酒,又不缺钱花的,她偷酒做么事?

岔哥:只要曾医生去过现场,就会发现少酒,是不是?

楞哥:你这一说,真对了。看来曾医生真可疑。一个媳妇,三更半夜经常往往公爹屋里跑,不怕人家说闲话。要是我老婆这样,我打断她的腿。

岔哥:别在这里说大话,谁不知道你见到老婆就象老鼠见了猫?不多说了,你把曾医生盯到,案子就破了。

 

22 夜外 自行车棚

楞哥胡岔伏在墙角。何光九数了一遍酒后,解下裤腰带将门拴上,然后一边喝酒一边睡觉。一会儿打起呼噜。

曾有欣下夜班回家。停好车,四处看了看,没有见人,然后进入屋内。解裤带,进入内间,拎起四瓶酒准备走,何光九醒。

何光九:噫?我明明拴好的,门怎开了。

何光九起床,进入内室看酒。曾有欣情急之下,将一蛇皮袋罩在头上。何光发迷糊地数酒,数到蛇皮袋前,用手摸了摸:里面装的什么?我怎记不起来了呢?

曾有欣情不自禁:是酒。

何光九:是酒呀,明白了。早点说沙,害我猜了半天。(何光九走出外间继续睡觉,呼噜声起)

曾有欣拎着酒悄悄出门,往家里走。

何光九酒醒:酒能说话?还是女的?有强偷!捉强偷!

楞哥欠酒喝醒了,一起嚷:强偷在那里呀?捉强偷!

曾有欣连忙把酒塞在外套里。

楞哥:曾医生,这么晚做么事哟!

曾有欣:上夜班,刚回。放了车子的。

欠酒喝:看到强偷了冒?

曾有欣:那里有强偷沙。

何光九从屋里出来,顿脚顿手:又偷了两瓶。

楞哥:曾医生,您家几时又怀了毛毛?你家有个伢了,这生二胎还没有放开呢?违反政策的事还是不要做了。

曾有欣:莫瞎款哟,我安全措施做得好得狠,那会怀伢沙。

楞哥指其腹部:那你肚子鼓这高,不是怀娃是么事沙?

曾有欣手一松,两瓶酒掉了下来,摔得粉碎。

楞哥:岔哥分析得还真对,强偷就是你真医生。说,爹爹的酒是不是都你偷的?

曾有欣:是又么样?

楞哥:真没想到呀,真没想到,这么漂亮的曾医生,居然干出这种勾当!

楞哥拿出手机:110吗,我捉了个大强偷,快来!么强偷?媳妇偷公爹!

曾有欣:你会不会说话呀?说完整沙,是偷酒。

 

23 夜内  居委会办公室

何光九:主任,您家动动脚,到派出所克一趟,把我媳妇捞出来呀。

主任:您家报了案滴,人家派出所要秉公执法。你想报案就报案,想撤案就撤案,派出所是您家菜园门了?

何光九:求求你了。过一哈,我那浑儿子知道了是我把媳妇弄到局子里去了,还不把我吞了它。

胡岔:爹爹,您家说酒就是您家的命,是您家儿子,命都冒得了,儿子都冒得了,还管个么媳妇沙。

何光九:我没说这些话。

楞哥:上次大伙都听到了的。

何光九:那些都是酒话,你们也当真呀。我都记不得了。

大家齐:以后谁还敢相信您家的话呀。

何光九:都是这酒害人呀!要没有这个酒,我媳妇就不会进局子。我这媳妇也是,偷么事不好,偷个酒。

胡岔:那也不能瞎偷沙,如果偷了爹爹,何喜不要您家的命?那比这还拐些。

何光九:我不说她不说就没得事沙。这么得了?楞子,人是你捉的,你得跟我把人捞出来。你不捞出来,我就死在你这里了。

楞哥:岔哥,到现在我都不明白,曾医生偷爹爹的酒做么事?

胡岔:你当我是黑猫警长呀,什么都知道?你去问曾医生沙。

何喜:还不是为了这老不死的身体呀。天天抱着个酒喝,伤肝伤胃。我老婆是医生,懂得酒的害处。大家劝他不听,只有偷哟。偷一瓶他就少喝一瓶。

大伙:曾医生真是个好媳妇呀。

何光九:求求你们,把我媳妇弄出来。我再也不喝酒了,这就去砸了它。

主任:这话可是您说的呢!三人抵六面,只要您家把酒戒了,我就把你媳妇捞出来。

何光九拣起砖头就往自行车棚里跑。

欠酒喝在后面追:老东西,莫砸了了,给我!给我!

何光九:这东西害人,你也莫喝了。

欠酒喝:你就许它害我。我又没有儿媳妇,不怕偷。你许我喝死算了。

何光九举起砖头要砸,欠酒喝扒在酒上。要砸连我一起砸,让我死在酒香里。

24 夜内

大伙都围在屋子里,看欠酒喝往板车上搬酒。瓶沙。

胡岔:曾医生是个小小的强偷,你欠酒喝是个大强盗。一哈子把所有的酒都公开地弄走了。

楞哥:这五一节都没有休息,就破这个案子。跟你这个酒鬼忙了一场。

何光九:都搬光了?给我留一瓶沙。

主任:你还想喝酒?爹爹,一言既出,驷马难追呀,说话要算话。

何喜:狗改不了吃屎。看来我老婆出不来了。

何光九:那个说我想喝酒?留一瓶,欠的时候,我闻一下不行呀?

曾有欣上:留一瓶就留一瓶吧,闻一下喝一点可以活血化瘀,对身体有好处。酒好喝,可不能贪杯哟。

何光九:媳妇,你出来了?

曾有欣:人家警察听我一说,就说偷得好,不算案子,把我放了。为了您家戒酒,我跟主任演了个双簧。您家说,媳妇演得好不好?

何光九:我媳妇不仅长得好看,戏也演得耍净。这酒呀,是害人,爹爹一瓶都不要,发誓戒了!(举瓶)

欠酒喝:莫砸莫砸!给我!

全剧终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4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