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冲锋在前的博客

只有奋不顾身的冲锋,才有机会在前头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此生是否还能相见?  

2014-07-29 21:27:43|  分类: 缉毒前线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      接检察院通知,今天上午我带队转押,将大毒枭杨力从桥口区看守所转至武汉市第二看守所。这第二看守所是关押死、缓、无刑期犯罪嫌疑人的地方。这就是说,杨力将面临被判死刑或无期徒刑了。自从当了缉毒警察后,不知转过多少次押,将多少毒枭送到此处,我都记不清楚了,也没有什么感触。他们制毒贩毒,害了多少人,获取重科咎由自取怪不得别人,也毫无同情可言。可这次却不一样。
       因为我认识杨力,自从踏入这个城市当警察的时候就认识这个杨力。
       这得从头说起。我是八五年警校毕业分配到长丰派出所工作的。l辖区内有个永利村。我当治安警察,经常要到这个村子去工作。那时候,杨力在古田三路口开了个小餐馆,我经常到那儿去就餐,这样一来二去就认识了。他比我大不了几岁,但已经结婚了,老婆是孝感地区的,长得健美漂亮,块儿也大,还挺眼热的。老婆很勤快,在店里忙来忙去不停地转,做生意是把好手。杨力长得也很健壮,那时正放电视连续剧《霍元甲》,他与里面的陈真长得不差分毫,大伙就打趣叫他陈真。有时忙里偷闲,他也陪我们聊一下天。聊得最多的是将来有钱了如何如何。我记得他说将来有钱了,坚决不开餐馆了,太累。那时经常夜晚巡逻,转钟过后肚子饿,我会带着治安队员来到餐馆,将门敲开,让他给我们弄点吃的。看着街头过往人群,我打趣地说,这么晚了,外面遛达的不是犯罪分子就是警察。我记得清楚,杨力说,你说的不全,还有小餐馆的老板。
     后来,由于工作调动,我到东风村当了管段户籍民警,就很少到永利村了。几年之后又当了刑侦队长,满世界地跑,破案,去永利村便更少了。后来又调到古田派出所当所长,换了辖区,就不可能到永利村了。到了禁毒大队,不是有事,根本不会记起永利村。当然,杨力这个人,随着时间的流逝,随着工作环境的变迁,彻底地从我记忆里消失了。
       没有想到的是,三十年后,我们的人生又有了交集。今年四月份,我们禁毒大队侦办一起贩毒案,得知有伙毒贩把毒品从云南昆明市贩到武汉。弟兄们把几张毒贩的照片给我看,其中一张眉眼就很熟,就知在那儿见过,可就是想不起来。我们从昆明跟踪北上,一直到武汉,在古田二路一餐馆内将这伙人一网打尽,缴获毒品海洛因1500克,麻果60000多颗。主要贩毒头子看到我大叫:“何所长,是我,杨力。”看到我很茫然,他连忙继续:“二十多年前,古田三路路口,开餐馆的,你经常去的。大家都叫我陈真。记起了没?”这样,好久失联的记忆立即续上了。我想起了那个象陈真的小老板。可眼前的杨力,怎么也不象以前那个健壮的陈真了:衰老龙钟,肌肉萎缩了。
       因为相熟,我不便讯问,回避,由弟兄办理。但关于他的情况,我还是难得放下,于是打听了一下。还真给他说中了,他也没有想到,有一天他会暴富。由于老婆能干,开餐馆赚了一些钱,做了一大栋房子。2000年后武汉市城中村改造,他的房子拆了,补偿了他800多万。有了钱,他不知怎么花了,吃喝嫖赌,样样都来。他公开吹嘘,什么山珍海味我都吃了,什么好玩的地儿都玩了,大赌赌了,再年轻再漂亮的女人也搞了,我这辈子可划算了。再就是找刺激的事儿做了。老婆忍无可忍,与他离婚了,钱财三人分。儿子跟老婆过,后来考上公务员到税务局上班了。无人约束,他拿着一部分钱在外更是肆无忌惮地挥霍,并吸上了毒,与现在的女人勾搭上了。这女人年纪小,小他近二十,吸毒不说,鬼主意还特多,两人吸毒,有座金山也会败光。于是两人一拍即合贩毒。贩毒还很顺利,没几个回合,就赚到上千万。有了钱继续吸毒不说,还炫富,轿车都换了几辆,这次换了辆美国讴歌吉普车,一百多万呢,还请了个专门司机,风光得不得了。没想到久做必犯,这次可翻船了。
    把他送进看守所的时候,由于他与现在的女人没拿结婚证,我们不能把汽车及其随身物品发给她,只好通知其儿子来领。杨力也是这个意思。没想到,他儿子根本不认这个爹,说他再有钱,也不与他相干。没想到,这小子还真有骨气。这下为难的是我们了。这些东西放在我们这儿,不仅占地儿,而且容易出差错,更会让人犯错误。我只好出面,好生央求,他才来领走。杨力想与儿子见一面,他理都懒理。从另一个层面上讲,父子做到这个份上,说明杨力也太失败了。
       这次送他到武汉市第二看守所的路上,我问过他,赚了这么多钱,为什么不收手?他看了我一眼,象看外星人似的:这钱太好赚了,从云南,十万元的货,到武汉就是一百万。每次做完,我都跟自己说,做完这次,再不干了。可每次都还在干。收不了手。诱惑太大了。他说的是真话,我相信。暴利,驱动人铤而走险,以至不归。
       武汉市第二看守所到了。看着他抱着行李,步履蹒跚地走进去。随着铁门哐啷一声关上,我知道,此生,他不是死刑就是无期,我们再难相见了。
    心中,忽然升起一股悲意。杨力,好走!
此生是否还能相见? - 冲锋在前 - 冲锋在前的博客
 
此生是否还能相见? - 冲锋在前 - 冲锋在前的博客
 
此生是否还能相见? - 冲锋在前 - 冲锋在前的博客
 
此生是否还能相见? - 冲锋在前 - 冲锋在前的博客
 
此生是否还能相见? - 冲锋在前 - 冲锋在前的博客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58)| 评论(1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