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冲锋在前的博客

只有奋不顾身的冲锋,才有机会在前头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2016年03月20日  

2016-03-20 00:49:03|  分类: 击杀定稿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             
  
    雷耀向政法委书记刘大志汇报俞伟被杀案情之后便回到办公室,眉头是越皱越紧,过了一会儿便叫秘书小浩进来,通知主管刑侦工作的副局长陈帮和与刑侦大队长黎伟到办公室碰头。
    黎伟在现场,正指挥着勘查。
    陈帮和站在门外,一个劲地抽烟,看不清是高兴还是哀伤。同为局长雷耀得力干将,是不是有兔死狐悲的感觉?其实,只有陈帮和自己知道,看到俞伟被解剖,胸腹被掏空,他感到恶心的同时,又感到无比欣慰。谁叫你拍马抢走我的位置?你丫的也有今天?
    看到陈帮和孤伶伶一个站着抽烟,黎伟走过来便打了个招呼,问有没有指示。雷耀来过了,当然以他的指示办,自己就没必要脱裤子再放屁了。以往这种情况,陈帮和总会火冒三丈,责怪雷耀手伸得太长,管得太细,让他一个分管局长英雄无用武之地。今天,他却没有这种冲动,相反,心里却非常激动,非常高兴。
   “按雷局长的指示办吧。”陈帮和说完这句话,调头就走。 
    刚走到门口,手机响了,是雷耀秘书小浩打来的,通知开会。
    雷耀通知开会马虎不得,否刚他会暴跳如雷,骂得你象三孙子。接到电话后,陈帮和很快赶到,接着黎伟后脚也到。
    进入办公室以后,在雷耀眼神示意下,秘书小浩出了门,并关上了门。
   “俞伟这小子被杀了,这可是大事呀。把你们两人叫来,是想商量一下,怎么办?”雷耀说道。
   两人只抽烟,不说话。
   “被杀了不说,还有这么多现金、银行卡、契券的,搞不好检察院、纪委就要插手。这丫的,贪呀贪,这下好吧,自己贪死了,还害死一湾子人!”雷耀骂道。
   “早上江沿新闻已经播了,想保密都难了。你看这网上,这些网民真是可恨,不骂凶手,倒骂俞处长,而且捎带公-安-局也骂。池门失火,殃及池鱼呀!”黎伟扬了扬手机,屏幕上打开的网页,正是林小歌新闻报道的视频。
   “这些记者真是蝇,到处叮,防不胜防!”雷耀依然骂道。
   “我们现在怎么办?”黎伟问道。
   “我正在伤脑筯呢,搞不好纪委、检察院要插手。”雷耀眉头拧成了结。
   “这事既然这样了,就让纪委、检察院查呗。俞伟这小子贪得无厌,死了活该。我们怕啥,了不起负个领导责任。”陈帮和说道。
   “屁话!放任查,不怕拔出萝卜带出泥?”雷耀严厉目光盯着陈帮和。
   “有啥泥可带的。我一搞刑侦的,清贫得狠,不怕查。”陈帮和说道。
   “没让你当装财处长,都五六年了,还在生气呢。我告诉你,你的屁股真的那么干净?即便这方面干净,其他方面呢?”雷耀发火了,拍了拍桌子。
    “可报道了,再怎么保密也做不到呀?”黎伟赶紧打岔。
    “刚才我向刘大志书记汇报了,他的意见是以杀人案由我们公-安-局侦查。至于那些财物嘛,俞伟死了,就是被告死了,即使有案也得撤了。因此,我们工作不能受这个干扰,要好好办理。只是办理的细节要严加保密,避免不必要的麻烦。”雷耀说道。
   “工作中保密这个好说,做就很难了。不说其他的,到过现场的人就很多,保安、民警不下二十来人,看过之后发微信,涮微博,说什么的都有,难度太大了。”黎伟说道。
   “你把这件事安排下去,给这些人开个会,强调保密重要,谁舌头大再说了出去,就要他卷铺盖回家。保安这一块,由陈局长去给金辉集团打个招呼,要他们管住这些保安的嘴,他们有一套的。”雷耀说道。
   “这起案件由那个探组受理呀?”黎伟讨好问道。
   “由石磊这个探吧。”陈帮和将烟蒂往烟灰缸里一按,冷冷说道。
   “石磊手上有起命案呢?他那还有精力侦破这起呀?”黎伟说道。
   “真是猪脑子。这起案件能破吗?”陈帮和道。
   “案子侦查还要进行的。那么多钱,那来的?这要搞清楚。特别是财务要登记清楚,但先不要办扣押。否则执法检查时检察院发现了,不好处理。”雷耀说道。
   “还有一个问题,一探那几个杂碎,特爱凑热闹,我怕封不住。”黎伟道。
   “到现在为止,你还抓不住这几个人,你这个刑侦队长,饭是怎么吃的?听说点个名,一探二探打成一片,真够丢脸的。”陈帮和看着黎伟讨好雷耀的神情,阴阴地说道。
   “我看这样,现在维稳工作特别重要,压力也大,为了体现我们公安机关重视此项工作,调何潇到北京去,市维稳办差人呢,向局里申请了几回呢。陈艺伟与苏万鹏,调交警队,增加交警队的力量,现在电动车太多太乱,城市又四处建设,工地多,影响交通,是一个顽疾。陈艺伟能说会道,那就人尽其才了。穆青到巡逻大队吧,他是军转的,说车开得好,还能打的,是个练家子,正好适合巡逻。”雷耀皱着眉头说道。
   “那姚清呢?”黎伟问道。
   “调到档案室吧。现在案件信息要录入入库,罗大书找我要了几次人了,说任务重,人手不够。也照顾一下她吧。上次要她接待一下领导,她不是说要照顾小孩吗?档案室是很少加夜班的。我们公安局也要照顾一下,尽一下我们的爱心呗。”雷耀说道。
   “姚清是公安大学毕业的,在侦破案件分析案情方面很有一套,弄到档案室去,是不是糟塌了?”陈帮和说道。
   “我们公-安-局什么都缺,就是不缺人才。”黎伟说道。
   “我看你是武大郎开店,容不得比你个高的。一探解散了,重案队就一个探,还破什么案子?命案必破你做得到吗?”陈帮和问黎伟。
   “帮和说的是个问题。这样吧,将警情研判室解散,苗新伟年纪大了,要他内退回家,免得在局里与李明国遥相呼应,成天阴阳怪气的。把金娜娜与周天浩调到刑警队来,年轻人要真刀实枪地练练,成天动动鼠标无所事事。还差三人,你们自己想办法,与余化成商量一下,从基层单位里抽。”雷耀说道。
   “金娜娜就不要了吧。她太疯。”黎伟道。
   “她不是很能吗?敢说领导都不行的。让她破几起案子看看。”陈帮和说道。
   “这起案件是不是要向政委说一下,还有余化成和查玉东?”陈帮和说道。
   “我说了就行了,其他的没必要。还有什么?没什么就去吧,赶紧落实。我这就打电话余化成,落实人员调动的事。”雷耀道。
    西明出租公寓。
   “ 叮-叮-叮-,起床了!你这懒虫,太阳晒屁股啦!”
   一阵闹铃响,姚章睁开眼睛,爬起来跑向卫生间洗口洗脸,完后还没有看到妈姐,便推开卧室门:“妈姐,快起床啦,太阳要晒屁股啦!”
   “哦,雨下得这么大,那来的太阳?让我再睡一会儿。”姚清翻转身子,背对着儿弟。
   “我要上学了!”
   “今天星期六,哄谁呢!”姚清闭着眼说。
   “不是说了吗,四爸哥今天带我去买电子元件,我们约好在江沿商城见面的。”姚章推了推妈姐的玉背。
   “好了,我起来,想睡个美容觉都不成。如果妈姐变成了黄脸婆,就到学校去接你,让同学们笑话你,丢你的人!”姚清一边起身,一边说道。
   “他们的妈妈才丑,是丑八怪。我妈姐最漂亮,才不丢人呢!”
   “你这张小嘴真会哄人!今后,不知是那个小女人被你哄死!”姚清起身后去卫生间洗漱,小姚章出门时忽看床下有一滩水渍,感到好奇,揭开床单,看到里面有一个湿漉漉包袱,旁边还有一套黑色衣服,于是扒拉起来。这一扒不得了,包袱松了,大量的现金露了出来。
   “姚章,干什么呢?”只见姚清拿着牙刷,嘴角沾着泡沫,厉声问道。
   “我看这里有水,动了一下,就看到钱。妈姐,你存了好多钱呀!”
   “大人的东西,小孩子不要乱动。这些钱是妈姐赚的,是留给儿弟以后娶媳妇用的。”姚清艰难地扯着谎。
   “妈姐,你真会赚钱。这么多钱为什么不存银行?我看好多妈妈不用钱而是刷卡的。”姚章继续问道。
   “嗯,姚章说得对,我过会就去存银行。对了,看到钱的事情要保密,小心让小偷知道了偷走了,我们就没钱交房租,只有流落到大马路上去。”
   “嗯,我知道了,我谁也不说。”
   “这就对了。”
   “爸哥他们也不能说吗?”
   “你说了,他们就不会给你买奥特曼了。”
   “嗯,我也不说。”
   湖滨苑一号别墅。
   宽敞遮阳棚下,穿着黑色绸缎练功服的金满国挥舞一柄禅杖。这柄禅杖是钢制的,重约五十斤,被舞得呼呼生风。左边不远处,是师爷肖秧,他穿着宽松练功服,白色的,也是丝绸面料。旁边放着一播放器,正放着舒缓的音乐。肖秧和着节拍一板一眼地打着太极。双目微闭,极是认真。另一头,便是山必虎,也穿着练功服,也是丝绸面料,只不过是黑白相间,是紧身的,腰间,还紧扎着一根黑色腰带。山必虎使的是把长刀,一挥一洒,一砍一刺,如同行云流水。
   一曲终了,三人收住了手脚。
  “金哥耍了这么半天,脸不变色,气不喘,真是宝刀不老,英雄不减当年啦!”肖秧恭维道。
  “不行了啊!没有了对手,让人心生怠意。再不动动,就废物了哟!”金满国哈哈哈笑道。
  “哥哥好身手,即便没有了对手,也不会成为废物的。”山必虎笑了笑,脸上的斜疤抖了抖。
  “不管有没有对手,我们都不能马虎,不能大意呀!”金满国朝大门走去,那里有三个保姆,端着三个金盆,三个家丁,拿着洁白毛巾,伫立在门旁。
  “居安思危,说的就是这个道理。”肖秧与山必虎一左一右,陪着边说。
  “这段时间,我的右眼总是跳,不知是何道理?”金满国接过家丁手中的毛巾,在金盆中打湿,洗了把脸,说。
  “这不是好兆头,常言道左眼跳财,右眼跳灾。记得我姐被章远开枪打死之前,你的右眼总是跳。”山必虎停住洗脸的手说。
  “我来算算。”
   肖秧闭上眼睛,掐指算了起来。
  “紫色西散,牛斗冲天狼,紫微星泛红,奎胃星入中宫,呀,麻烦了,金哥你进入了水逆期。”
  “水逆是什么意思,师爷!”山必虎问道。
  “当然是不顺了,说不定有血光之灾。”肖秧忧郁说道。
  “有解吗?”金满国终于不淡定了。
  “金哥你属金,五行之首,一定会逢凶化吉,只不过要注意些,低调一些就行。”
  金云龙、金云凤过来了,请安之后,五个人便朝餐厅走去。
  “爸,俞伟那小子给人杀了!”金云龙说道。
  “俞伟是谁?”金满国不经意地问道。
  “就是你的老对头章远的司机,给章远下药的那位。”肖秧说道。
  “雷奶虫提拔他当了装财处长,捞了不少,说被开肠破肚,里面填满了钱和卡,还有我们家企业股权证之类的。”金云龙说道。
  “这手段象是江湖中人做的呢。这小子得罪了谁?”山必虎问道。
  “嗯,嗯,找到了!找到了!林小哥播报的早间新闻,嗯,脸上又划了拚音字母,那个字母杀手再出江湖?”金云凤拿着苹果手机,将搜索出来的页面放大,给大家看。
  “上次那个被划字母的叫什么来着?”金满国问道。
  “刘小拴。”金云龙回答。
  “章远案涉不涉及他?”
  “刘慧找的她,跟他睡了几个月呢!”肖秧回答道。
  “你们说,怎么这么巧,这个杀手是不是针对我们来的?要不,我的右眼总是跳呢!”
  “应该不会。那章远已经毙了,老婆跳楼了,连岳母娘都跳了桥。只有一个儿子,那时只有三岁多一点,让灰扒子给拐走卖了。即便他知道内情,这杂种现在也只有六七岁,是杀不了人的。”肖秧说道。
  “其他亲戚呢?”金满国还是不放心。
  “当时是我调查的。章远是江中县人,独子,父母都死了。”山必虎说道。
  “不是我不放心,走我们这条道的,要心狠手辣,斩草除根呀。你一仁慈,对手就要你的命。你姐的死是血的教训呀!”金满国沉痛地说。
  “我这就安排下去,继续追查那杂种的下落,一定寸草不留。”斜疤抖了抖,山必虎两眼冒出了金光。
  一行人开始吃饭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4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