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冲锋在前的博客

只有奋不顾身的冲锋,才有机会在前头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2016年06月15日  

2016-06-15 16:20:45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九、

   何潇率着原一探一干人,火速赶到俏江南大酒店聚义厅包房,不仅见到了政治部主任余化成,还见到了政委冯一民,纪委书记查玉东,还有一人不认识。
   “政委好!”
   “主任好!”
   “书记好!”
   一行人站好,向领导打招呼问好。
   “他们都好,那我呢?”不认识的那人夹了一筷菜往嘴里送,快到嘴边时停下来问。
   “首长好!”何潇忙补上。
   “怎知我就是首长?”
   “能让三位领导众星捧月陪着,那一定是首长了,而且还是大首长。”何潇说出了自己的推断。
   “这是葛金武副厅长。”余化成介绍道。
   “葛厅长好!”大家齐声问好。
   “他现在不是公安厅副厅长了,现担任江沿市政法委书记,从现在开始,大家叫葛书记。”冯一民话一出,大家立即明白人事已更迭。
   “葛书记好!”大家又齐声问候。
   “这里有两位书记,是要带姓称呼。要不,我还以为我黄袍加身,做了政法委书记呢!”查玉东打趣,大家轰地一声笑了起来。
   “还傻站着干啥?快过来喝酒吃饭!”葛金武拍了拍身边的凳子。
   大家你看我,我看你,不敢挪脚。
   “怎么,是不是要我们四个老家伙八抬大轿接你们过来?”冯一民脸上露出恼色。
   大家不敢谦让了,马上围过来,见缝插针地坐了下来。包房大,桌子也大。一行人坐下之后,服务员便将杯筷摆上,重新点的菜也上来了。金娜娜会来事,拎起酒瓶,给每个领导倒满,然后娇声说:“能跟领导喝一杯,天大的荣幸!我干了,领导随意!”说完,一仰脖,见底。四位老家伙端杯,小抿一口。不是他们端架子,的确是先前喝多了。
   “你是姚清?可不象呀!”葛金武放下杯子问道。
   “我是金娜娜,新一探的。姚清是我们大姐大,老一探的。”金娜娜回道。
   “哦!她怎没有来?”葛金武问道。
   “人家被查书记关禁闭,今天才放出来,回家休整去了,估计没有通知。我们是刚被关进学习班。”金娜娜回答。
   “老查呀,动不动就关同志们禁闭,动不动就要同志们进学习班,不是个好苗头呀?”葛金武看着查玉东说。
   “这可怪不着我,我只是纪委这活干错了。领导一拍脑袋,说让谁进禁闭室,说让谁进学习班,我能挡得住吗?”查玉东无奈地说道。
    
   “老余呀,你也是一个老政工了,工作方法怎么越来越粗暴?你的随风潜入夜,润物细无声的工作方法呢?我记得你做政治思想工作是很有一套的。”
   “做了一辈子政工,自认为很有经验,没想到,老了,老了,忽然发现什么都不是了。我都糊涂了,怎样给他们做思想工作?”
    “说说,进了学习班,经过一天反省,有什么思想心得?”冯一民端起酒杯,对着何潇示意了一下,啜了一小口,问道。
   “收获很大。挨着停尸房,让我明白了,人呀,怎么样生,怎么样死。”何潇一口将酒干掉。
   “呵呵,打坐参禅啦?说详细点。”葛金武插了进来。
   “常言道,人过留名,雁过留声。人来到这个世上总要做点事,不能行尸走肉。”
   “那就是说,你同意参加侦破专班啦?”余化成问道。
   “我无所谓了,光棍条一根,把吃亏呀,占便宜呀,看得很淡,对于生与死,也看得很淡。只要领导们成心想破案,那我就不遗余力了。可他们有的上有老,下有小,让他们跟着我遭罪,我于心不忍。”
   “你们呢?”余化成问道。
   “只要何潇牵头,吃再大的苦,遭再大的罪,我们也认了 。”穆青回答。
   “只要是领导铁心破案,那怕是死了,也认了!”陈艺伟也是一杯。
   “不要搞得这么悲壮!在这里,也作个保证,这个侦破专班我负责到底,案子不破不撤;独立办案,排除任何干扰。另外,不会让英雄流汗流血还流泪。”葛金武站起来,干掉了杯中酒。
“我也要当个英雄,女的。”金娜娜将杯见底,嗲嗲说道。
     散宴之后,何潇叫了个滴滴搭车叫了一辆车,带着原一探的人去游说姚清。一探要重整雄风,没有姚清这个美女案情分析师不行。
    “血蝉,原一探在你楼下,只差你一人。”何潇端着手机,在朋友圈里叫起来。
    “儿子在做作业,别打扰。”血蝉回复。
    “我们上来,看看儿弟。”陈艺伟趁着酒劲,也喊上了。
    “不在学习班里呆着,跑出来乱晃什么?小心雷胖子下狠手!”
    “葛厅长、冯政委,还有余主任、查书记请我们吃饭了。”苏万鹏也喊上了。
    “我们上来了。”
    不管姚清同意不同意,一行人下了车就往楼上冲。姚清早已把门打开,拿着一条毛巾站在门口等着。
     何潇第一个冲上去,接过毛巾,将头发上脸上的雨水擦掉。
    “我的呢?”陈艺伟问。
    “何潇完后你接着擦是。”
    “没有这样的吧!这小子多臭,用他用过的?”陈艺伟一脸地疑问。
    “你们臭味相投,谁嫌弃谁呀?”
    “我该有一条吧?总不能让我一个大美人用男人的用过的东西吧?”金娜娜伸出手来要毛巾。
    “成天混迹在一帮爷们之中,早已是狼狈为奸了,还在乎这些吗?就用这条毛巾。”姚清冷冷地看了一眼金娜娜,无情地说。
    “你这娘们,越来越不像话了。我是二妈,二姐,又不是二奶,咋这样对我?儿子,把你的毛巾拿来,让二妈姐擦擦。”金娜娜趁着酒劲,尖声大呼小叫起来。
    “好嘞!”姚章听着爸哥妈姐来了,早就没有心思做作业了,听到叫声,放下笔,把本子一推,钻进卫生间,抱着一堆毛巾跑了出来。
    “傻儿子呀,傻弟弟呀,抱这么多毛巾干啥?”金娜娜抱着姚章,“啪—”就亲了一口。
    “嗯,好大的酒味,臭!”姚章用手把脸一抹,说道。
    不管姚清同不同意,大家一人拿一条,擦了起来。
    “这是姚章一个星期洗脸的毛巾。这样的天气,洗干净熨干,我容易吗我?”
    姚清气鼓鼓地说道。
    “姚章,三爸哥给你买的那个航模可以吧?”何潇弯下腰,摸着小姚章的头。
    “三爸哥,酷比了!将他们的全秒杀!”他们,指同学们的,包括闹出大动静的三个大打出手的同学。
    “你还好意思说呢,就是这个航模惹的祸,被人打得鼻青脸肿不说,还牵连着我关禁闭!”姚清不感谢,还责备。
    “别不知好歹,好不好?得了便宜还卖乖!做人不带这样的。你说,现在江沿,有谁不知你姚大美人的?”金娜娜插了进来。
    “打我们儿弟,就该修理这帮混蛋。你总算是一个名人了,别动不动跟人动手动脚。有事吱一声,让我们干。保证活干好,而且保证这里黎明静悄悄。你呀,整这么大的动静,专业吗?”穆青不满说道。
    “你们一大帮子寻上门来,不会就为这点事吧?”姚清说不过他们,转换话题。
    “我们准备重出江湖,特地上门来请你。归队吧,姚清,一探少不得你!”何潇抱起姚章,望着姚清认真地说。
    “你说什么?”姚清同样认真地睁大了眼睛。
    “我们决定进侦破专班。”
    “我的话你当耳旁风了?案犯是个什么样的人,从杀人手段上来看,你们分析不出来?你们跟着他瞎起哄,找死吗?”姚清生气了,声音提高很多。
    “妈姐,你不要对爸哥妈姐凶,好不好?”姚章伸出手,扯了扯姚清。
    “混开,没你事,做作业去!”姚清吼道。
    姚章惊恐地跑回书房。
    “我们总该做点事吧!”何潇辩解道。
    “要做的事有很多,为啥啥偏偏铆上这起案子?”
    “你又不是不知道,一探喜欢挑战高难度的案子,喜欢干有技术含量的活儿!”何潇说。
    “你也知道这个理儿,在二探侦破中,你为什么也三番五次搅局?”金娜娜不在乎姚清生气,反问。
    “这个——”姚清噎住了,“反正,作为同事,作为朋友,作为搭档,我的话说了,义务尽到了。你们听不听是你们的事。侦破专班我是不去的,你们爱咋办就咋办。”
    “姚清,我们是喝了一点酒,也是领导请喝的,但决不是一时心血来潮。真的,我们不能少了你!”陈艺伟有些动情。
    “你们请出吧,从今以后,我不认识你们!”姚清发了狠话。
    一行人怏怏地下了楼。
    “姚清发那一阵邪火呀?不去就不去呗!”楼下,金娜娜不满嘀咕道。
    “她是好心,担心我们。”陈艺伟说。
    “她说得对,这起系列案,案犯不简单。凶险程度不可想象,如果不想参加的,来得及。”何潇说道。
    “开弓没有回头箭,我是不会退出的。”穆青坚定道。
    “不经历风雨,那会见到彩虹。我也是。”
    “别以为吓着小女子了,我倒要证明,女人,也是可以做福尔摩斯的。”
    “姚清不想来,那就算了吧。按她现在发展势头,应将有一个好的将来。她还要带姚章,就不要拉她来趟这趟浑水了。”陈艺伟说道。
    “没有她,我们会遇到很多疑点难题的。”苏万鹏担忧道。
    “真遇到解不开的,再去问她吧。别看她刚才发这么大的脾气,我们找上门,她不会不帮的。”穆青说道。
    “也是。她业余时间要当教官,又要拍戏,还真不能参加专班。总不能让她放下这些吧。由她去吧。”何潇说道。
     一行人冲入风雨中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3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