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冲锋在前的博客

只有奋不顾身的冲锋,才有机会在前头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2016年06月26日  

2016-06-26 01:17:17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十三、

   侦破专班组建,侦破专班所有队员晋级,特别是何潇连跳两级,由副科一下子晋升为副处,犹如一磅重型炸弹丢到了江沿市公安局,一下子炸开了锅。有人嫉妒,有人眼红,也有人懊悔。这也不要责怪,公安局是政府里人数最多的,能晋升的机会是少之又少。有的干了一辈子,到退休了还是一个科员,参加一个侦破专班,就一下子能解决级别问题,能不让人有想法吗?
   最懊悔的有一人,那就是鉴定室主任肖孝,与黎伟关系好,走得近,当政治部主任余化成征求他意见时,他推托说年纪大了,身体又不好,不能胜任,让王莎莎去了。在鉴定室,王莎莎相对比较年轻,技术比较逊一点,另外有些不听招呼,所以就被踹去了。没想到,这小妮子27、8岁,因祸得福,没做丁点事儿,就晋升为副科。韩莹莹参加工作好多年了,年纪都33了,还是个科员。侦破专班所有人晋级,自己一直以来力压一头的钟进,不知怎么混进了专案组,一下子由副科晋升成正科,与自己平齐平坐了。如果自己答应余化成,现在是正科,晋一级,那就是副处了。虽然不带长,那也是很风光的事了。这余化成也是,也不透一点风?这黎伟也是,太不够意思了,亏这么多年都挺他,有这等好事,也不透点口风?面对着电脑显示屏,看着任命公示,肖孝心中怪这怪那,翻江倒海,不知有多么舒服!
   档案室都是娘子军,也是二线科室,本不应该反应强烈。可偏偏女人心眼小,见不得人好。
   “这不是胡搞吗?官帽不值钱了吗?这姓雷的疯了吧!”罗大书弯腰站在孙佳身后,看着网页上的任命公示,忿忿不平道。
   “好大的手笔,所有人都提升一级。这姓何的更牛逼,由个副科直接提成副处领导,逆天了!老娘们付出这么多。也还只是个副科。他妈的,太不公平了!”孙佳不满道。
   “人家在一线,破的是重案,是很危险的。领导这样做肯定是有道理的。”马美萍说道。  
  “也不能这样批发官帽呀!”罗大书说。
  “他们还没在破案,就乌纱在手。老娘们可已经付出了很多。得找姓雷的理论理论,也得给我们升一级。”孙佳说道。
  “外面对我们档案室本来就议论纷纷,别没事找事。”马美萍劝阻道。
  “你别怕。虽然你已经年老色衰,但年轻时也付出过,姓雷的敢不认帐,我们就跟他没完。”孙佳打气说道。
  “切,人不要脸真可怕!有能耐就进专班去,靠跟人睡觉要官,不嫌丢人!”姚清突然冷冷地说。
  “姓姚的,别他妈地装清高!你还不是在档案室?整个公安局,谁他妈不知道档案室女人是做什么的?一样卖逼,谁比谁高尚?”孙佳管不住嘴。
  “你的裤带松,没人拦你。如果你再胡说八道编排我,信不信我撕了你的嘴!”姚清又眼圆瞪,看似要发作。
  “孙佳,闭嘴!”罗大书一看形势不对,赶紧拦住,又抬头对姚清说道,“同事之间,开点玩笑,开点玩笑!”
  三个文员低人一等,只有听的份,不敢插嘴。
  “艾楚楚,干什么呢?案宗还没有发给大家?录不完,全都加班加点!”罗大书沉一脸,恢复了领导气势。
   
   湖心岛。侦破专班会议室。
   主席台后面墙壁上,悬挂着江沿市地图。在地图上方,悬挂着雪白屏幕。从投影机镜头里,一束光芒投射在银幕上。
   “现在,我们开第一次案情分析会。先立个规矩,案情分析会上,大家都是平等的,没有领导之说。所有人都要说出自己的思路及建议。每次会议我们都会录音录相。如果案子破了,我们就根据各位的贡献封功论赏。另外,我们侦破专班虽然是临时的,但是一个集体。即使再短,我们也是专班人,要有荣誉感,爱惜这个集体,象孔雀爱惜羽毛一样。在我们这个集体里,每个侦察员都要具备应有的专业素质。执行任务不能挑肥减瘦。我就讲到这里,现在由何潇班长发言。”李明国主持第一次案情分析会。
   “我们侦破专班取名为五一七侦破专班,实质上是要侦破今年发生的六起命案。这六起命案,要么没破,要么破了有争议。出现这种状况,经媒体无节操无底线一炒,令我们公安机关很难堪。为了给江沿百姓一个交代,就成了我们这个专班。因此,我们肩山的压力可谓山大。从现在起,我希望所有队员打起十二分精神,投入侦查破案之中。如果有的同志吃不了这个苦,受不了这个折磨,现在可以提出。”何潇环视了一周,没见人说话,继续说道:“好,既然大家都不出声,那我就认为是默认了。今天我们要解决的一个问题就是:这六起案件是不是系列杀人案?根据是什么?我们不分谁先谁后,也不搞论资排辈。谁先说?”何潇说道。
  “我先说吧,抛块砖,引个玉。”钟进进了专班,没有穿那件发了黄的白大褂,身上的苏打消毒水味儿也不见了。
  “好,由钟法医说说。大家认真听听。”何潇说。
  “这六起杀人案件现场勘查我都去了,由于这样或那样原因,有的现场勘查不彻底,或来不及勘查,但总体来说,我偏向于是系列杀人案。依据是,六个人脸上的刻划字母,字母虽然不同,但锐器的厚度及刻划深度一致。也就是说,很可能就是用同一锐器作的案。如果是不同的人作案,刻划字母厚度与深度不可能惊人的一致。”钟进说道。
  “蓝梅脸上有字母吗?”陈艺伟说出了大家的疑问。
  “我在西郊马场勘查时发现一块人肉组织,应该是蓝梅脸上的,虽然很小,但在边沿发现了毫米左右的锐器划痕。大家可以看看。”钟进掏出一个U盘,插上投影仪,就播放起来。
  “大家看,就这。虽然很短,看不出是什么字母,但可以断定,是锐器划痕。宽度就与其他案件相近。”钟进移动鼠标解说道。
  “为什么以前没有听说过?”穆青问。
  “我向黎大队长汇报过,他骂我无事找事。”
  “山必虎的脸上字母呢?”李明国问道。
  “刚进现场,还来不及固定与勘查,金辉集团的人就把尸体拖走了。脸上了刻痕肯定有,我用目测了一下,大致一样的。”钟进说道。
  “刘颖,你说。”何潇见刘颖举手,示意她说。
  “山必虎案我去了,我用手机拍了几张照片,可以给大家看看。”刘颖举着手机来到投影仪前,插上数据线。山必虎被拖杀的相片呈现在银屏上。
  “嗯,拍得不错。虽然没有放标尽,但根据旁边的参考物,可以推断,字母刻划字母的深度与厚度,是一致的。”钟进扶了扶眼镜,仔细看着图像,说道。
  “根据脸上的字母断定这是一起系列杀人案,虽然有些道理,但是,我认为仅凭这一点,证据也太单薄了一点。要想确定这个关键,就必须补充证据。”柯江涛说出了自己的看法。
  “对这个问题,大家没没有其他看法?”何潇问道。
  “好。大家不说话,我就认为大家没有意见了。刚才柯江涛说得好,那么我们怎样解决这个问题?”何潇步步推进。
  “我认为应该复核每起案件。大家坐这里,虽然有图有象,我总认为没有亲临现场真实。大家如果亲临现场,不说别的,就有个真实的感受。”金娜娜说出了自己的想法。
   “刑侦规律有一条,现场勘查是破案关键。我们亲临现场,除了直观感受,兴许还能找点线索!”黄严道。
   “这个主意不错。大家上车,这就去现场。”何潇说道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2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