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冲锋在前的博客

只有奋不顾身的冲锋,才有机会在前头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2017年01月21日  

2017-01-21 08:32:32|  分类: 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一、血映太阳


  肆虐暴风雨连绵一个多月以后,江沿的天空终于放晴。温暖的东南风将厚厚的乌云层推送到北方,没有给江沿留下一丝一片云彩,碧空如洗,湛蓝湛蓝。刺眼的阳光照耀大地,气温骤升。江沿人还没有从暴风雨中醒过来,就感浑身水渍渍的,如同坐进了蒸笼般,浑身难受。在白刺刺阳光炙烤下,以及城市排水系统的工作下,江沿市慢慢地从水渍中褪了出来,西明湖水退回湖中,浑浊的湖水恢复了宁静。残存的行道树也停止了摇曳,稀落的树叶反射着太阳的光芒。
   5月24日下午四点,西明湖堤。一辆白色路虎由东向西驶来,缓缓地绕过凶案现场西明湖汽修厂门前,向前滑行两百多米,停在了悬尸的那棵大杨树旁。一辆小轿车从旁驶过后,驾驶室门开了,从上面下来一个人,黑衣黑裤黑手套黑斗篷,外加一幅大黑眼镜,以及满脸的黑油彩,让人看不清真实的脸。
   黑衣人朝湖堤两头看了看看,等又一辆小汽车驶过后,将后备箱打开,从里面将一个捆绑的男子拖了出来,拎到大杨树边靠着。该男子五十来岁,胖胖的脸,厚厚的嘴唇被透明沾胶带封着,说不出一句话,惊恐的眼神望着黑衣人,疾速呼吸的鼻翼不停地发出哼哼声,仿佛在哀求。黑衣人从后备箱中拿出一根钢制三节甩棍,甩开,慢慢地走到那男子面前,憋着嗓音低沉说道:“自作孽,不可活!你喜欢用这根根子打人,那我就用这个根送你上西天!”说完,扬起甩棍,劈头盖脸地朝那男子打去。
  开始,棍子结结实实地打在天灵盖上,一记,两记,三记……可以听到清脆的头盖骨脆裂的声音,鲜血从伤口处喷涌出来。确定敲碎了头盖骨后,黑衣人还没有收手,又继续敲打着四肢,直到听到骨头断碎的声音。那男子刚开始还不停地睁扎,接着是抽畜,最后一动不动。哦,错了,有动的,那就是鲜血,从脑门上,胸膛上,胳膊上汩汩淌下,不一会儿,就留下了一滩。
  苍蝇有个特性,逐臭嗜血。空气中弥漫着血腥味,一下子都扑了上来。黑衣人看着男子不再动弹,然后用钢制甩棍头朝男子双眼捅去,一眼两下,两眼便血肉模糊。想死不瞑目?没有那么便宜!黑衣人作完这一切,便丢掉钢制甩棍,捋起黑色裤管,从紧箍小腿肚上的皮鞘里抽出一柄瑞士军刀,在男子左脸上,很熟练地刻划一个字母G,右脸上刻划C。完后,将刀锋在男子身上揩了揩,收刀入鞘,上车,启动路虎。
  稀烂的伤口,流淌鲜血,刺激着苍蝇味觉。不一会儿,男子身上叮满了黑头苍蝇,特别是双眼及嘴角,叮得厚厚实实,让人看去,就象一个骷髅靠在老杨树上,诡异地看着漫天飞舞的苍蝇。
  路虎离开现场向西行驶,很快来到西明湖与长江交汇处。这里有一座桥梁,不是很大,取名西明湖大桥,平日车流量不大,现在更是难得见一辆。路虎绕过桥头向东,驶入江堤,实然加速,朝江中飞去。就在这一刹那,驾驶室车门大开,随即只见一黑影跃出,两道优美弧线,一黑一白。黑的是黑衣人,稳稳地站在堤坡上;白的便是路虎,落在江水中。一阵浪花飞溅,疾流洄漩。黑衣人伫立在那儿,静静地看着江水吞没最后的白影。
   因为地偏,因为天热,因为时段,西明湖堤行人、车辆稀疏,但也不是不见。这不,十来分钟后,就驶来了一辆小汽车。开车的是个小伙子,一边熟练地打着方向盘,一边听着很嗨的车载音乐,鸭公嗓子和着音乐嚎着。当汽车离老杨树来有二十来米的时候,眼尖的小伙子看到了惊悚诡异的一幕:阳光从树叶缝隙中穿透下来,照射在一滩乌红的血渍上,反射着耀眼的光芒。血渍后面,一个骷髅满面笑意地看着他……
   “鬼呀?”
   小伙平日喜欢看惊悚鬼片,见惯了各类僵尸鬼怪,胆儿有一点大。他停下车,远距离仔细观察,发现是一个人靠在树上,那骷髅黑洞是苍蝇,那上翘的嘴角也是苍蝇。
   “哦噻!那个欠德的撞了人开了溜,这不是坑我吗?交通肇事逃逸可不是小事儿。幸好我安装了行车记录仪,否则这次是跳进西明湖都洗不清了!是走还是留?”小伙子想了想,拿起手机打了个110,接着用手机连续拍了个照,编辑了一下,写上了一句注解即西明湖牛逼,午后晒鬼,然后微信、微博都涮了一遍。
   二十来分钟后,一名交警骑着一辆警用摩托车吱的一声刹在了汽车旁。
  “你撞的?”交警是个三十来岁的汉子。
  “你那只眼看见是我撞的?”小伙子见交警上来第一句就不好听,心里不爽反问道。
  “不是你,你停在这里干什么?不是你,那人一直望着你干什么?”交警来气了。
  “我车上有行车记录仪,不怕你胡说八道。”小伙子将按扭一按,画面回放,还真不与小伙子相干。
  “那你也不能袖手旁观,起码要将人送到医院抢救呀!”交警仍然强势质问。
  “你当我傻呀!好事做不得的。我送他到医院,他家人还不认为是我撞的?就是有行车记录,也会脱成皮。我打这个报警电话,都够傻的了。”小伙子发着牢骚。
   随身携带的电台响了,催在出警结果。交警中断了嘴巴官司,壮着胆走近骷髅。见有人靠近,“嗡——”,苍蝇一轰而起,有些贪吃的喝得太多,肚子太大,飞不起来,纷纷下坠。
   交警闻到一股强烈的腥臭味,胃里一阵涌动,想呕。可没有办法,还是强忍着查看。苍蝇飞离的瞬间,他终于看清楚了,两眼血肉模糊,脸上刻划着拼音。尼玛这那是交通肇事案吗?这分明是杀人狂魔重现呀!赶快汇报。
   “001,001,587呼叫!”交警对着电台喊道。
   “我是001,请讲!”
   “我已到了西明湖堤现场,终初步观察,交通肇事可能性不大,死者脸上有拼音,估讲是故意杀人!”
   “受害人死了吗?确定?”
   “没有反应,应该是死了,而且是多时。”
   “就地维护秩序,等待刑侦大队接手!”
   “明白!”交警回到小车旁,回答道。
  听到交警汇报,说不是交通肇事,而是闹得江沿沸沸腾腾的划脸狂魔,小伙子连忙下车,走近尸体,拿出手机,趁苍蝇飞舞一刹那,一通狂拍,然后编辑一下,在照片下写下划脸狂魔再现,午后晒尸,然后将微信、微博再刷一通。由于谈到鬼,说到杀人狂魔,小伙子的关注度一时暴涨,粉丝猛增,赞字一片,兴奋得哇哇叫!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1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