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冲锋在前的博客

只有奋不顾身的冲锋,才有机会在前头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2017年01月24日  

2017-01-24 10:36:40|  分类: 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              三、
  
  听说西明湖又发了命案,片警赵志海是一脸的郁闷。上个月刘小拴死,他被扣了一个月的绩效奖,六百多块呢,还大会小会批评,说他工作不尽责,安全防范没做好。这下好了,同地方,又发生一起。这案犯也是,盯着他搞,这个月的绩效奖肯定是泡汤了,批评肯定也少不了。
  指挥中心要他赶到西明湖村的还建小区西明嘉园,车还没有熄火,石磊与柴小芸便从警车上下来了。
  石磊不客气说道:“老赵,你成天偷懒不是,安全防范搞没搞?”
  “怎么没搞?安保巡逻,门栋关照,消防检查,视频监控,都落实得妥妥的。”赵志海委屈道。
  “有人说同样的错误,不要犯两次。可一个地方,不到一个月,杀了两人,你还敢说工作做得妥妥的?”石磊讥笑道。
   “我们是要老赵配合工作的,没有权力挑老赵的刺。”看石磊没上主题,罗小芸小声提醒。
   “这个人你认不认识?”石磊拿出手机,调出尸体照片。 
   “呀!好吓人!脑袋肿得象胖头鱼,眼睛都捅成了血洞洞!我是神仙也不认识呀!”赵志海仔细地看着说道。
   “你们派出所不是吹嘘说你人头熟,辖区内的猫呀狗呀都认识,怎么,这么大的一具尸体你不认识?”石磊依然不忘打击赵志海。
   “整成这样,我想连他妈都不认识,我怎认识。”赵志海无奈道。
   “不是还有一张吗?往后翻翻。”柴小芸见石磊捉弄赵志海,于心不忍提醒道。
   “呀!嘴掰这么大,不嫌恶心!嗯,这颗牙我认识,白少怀有这么一颗!不会是白少怀吧?他虽然肥,可他脑袋没有这么大呀!”赵志海不确定。
   “法医说是水肿。白少怀这个人怎么样?”见认出白少怀,石磊顺着就问了起来。
   “白少怀呀,今年五十二岁,是个暴发户。城中村改造,他家占地院子大,补偿了一千多万以及一个门面,有两百多平,开了个超市,还拐了一个警察老婆捂脚儿,听说是你们刑侦大队的?”赵志海终于找到了一个反击话题。
   “这个人表现怎样?别学小女人八卦!”石磊铆住话题。
   “要说人品的话,这白少怀不是什么好东西。这人有小偷小摸的习惯不说,还喜欢看大姑娘小媳女洗澡,最爱打人,原来手中总是拿着一霍截羊槁把,我不知收了多少根,处理了他多少回,劳教都有三次,他就是改不了吃屎。现在有了钱,还爱赌个博,主要是打麻将。打麻将也不规矩,经常出老千,与人扯点皮什么的。有时候也动棍子,但毕竟五十多岁了,不年轻了,搞不过别人,吃亏的时候多。”
   “他家里的人不管他吗?”柴小芸一边插话。
   “他父母死得早,家里没有其他的人,他是孤儿一个,就是因为缺少家教,才变成这个样子。”
   “他老婆呢?”柴小芸继续问道。
   “以前他人品不好,又穿得叮当响,谁嫁给他呀!撤迁后,有了钱,就花天酒地,可还是有不少大姑娘小媳妇往他怀里钻。可这家伙有点怪,非要勾搭警察媳妇闺女,说警察没有把他当人看,如今有钱了,要报仇。幸亏我那婆娘实诚,心眼死,没有上钩,也幸亏没生闺女。否则,这家伙下手的第一个便是我了。”赵志海抓了抓头皮。

   “怎么会是你呢?” 柴小芸继续问。
   “我送了他两次劳教,关了三年。他恨我牙痒痒的。他还做过一件事,想起来,我身上冷汗直冒的。”
   “什么事?”石磊接过话头。
   “他在我老婆面前炫富,把五万块钱送给我老婆,说感谢这么多年我对他的照顾,我老婆不要,他扔下便跑了。老婆胆小,回家后便告诉我,我也吓得不轻,连夜赶到局里交给了纪委。没想到第三天,白少怀就拿着手机录音录相跑到检察院控告我收受贿赂。如果迷糊一下,我现在就蹲大狱了。”
   “这个家伙心计还很深,谁下的狠手,好英明呀!”柴小芸露出敬佩的神色。

   “你还知道什么?”石磊转移话题。
   “他老婆郑蓉蓉……”
   “不提他老婆了。”
   “他白天总喜欢在纪瞎子开的手痒痒棋牌室打麻将,夜晚在泡泡浴洗澡。”
   “没想到他蛮讲究卫生呢?”柴小芸说道。
   “那里!那里按摩的小姐蛮会哄他开心的。”
   “他老婆不管吗?”
   “他老婆只管超市与大钱,并不管人。再说,有人传他老婆与村长郑保国搞到一块去了,开办超市,还是郑村长帮忙弄的呢。”
   “你个管片民警,怎喜欢打听这些流言蜚语?走,到棋牌室去看看!”石磊不屑道。
   “莫看这些家长里短,流言蜚语,这是我们掌握治安动态的一个很有效的途径!”赵志海一边辩解,一边泊好摩托车,带着两人朝手痒痒棋牌室走去。
   “昨晚我夜观天象,只见紫气西散,牛斗冲天狼,紫微星泛红,奎胃星入中宫,我掐指一算心里一惊,江沿呀,进入水逆期,多灾多难呀!”棋牌室内,纪瞎子对一众人说道。
   “你个瞎子,从小就看不见,走路都离不开棍子,还夜观天象,紫气西散,你忽悠谁呢?”榴莲美倚在门边迎着空调柜机吐出的白雾纳凉,一边毫不顾情面下落纪瞎子的面子。
   “美呀,你好歹也是三十七八的人了,说话好听一点行么?我眼瞎心却不瞎,从小就跟着师傅听周易,学算命,没有不准的。”纪瞎子讪讪说道。
   “莫小看了纪瞎子,他都七十多岁了,吃的盐比你饭多。他算命还真是没有不准的。”霍大爷看不惯榴莲美,帮腔道。
   “切!那你说说,他算什么准了?”榴莲美质问道。
   “他算说刘小拴活不过四十六,今年清明,刘小拴被人搞死了,只有四十五岁;他要小曾子看紧那个从什么网上拐来的小媳女,小曾子不听,结果那小媳妇跑了,还带了那么钱款。”霍大爷气呼呼地说道。
   “霍老爷子,你不要时不时说这事儿,我信他算得准还不成么?”一个包房门开了,传来电动麻将机冼牌的声音,接着走出三个人上厕所,其中一个人不满地说道。他,便是小曾子曾小庆,三十来岁的汉子。
   “我还说错了不成?你黑着良心从刘小拴那儿弄来一点赔偿款,面都撕破了,亲戚都做不成了,结果不都是好适了这小婆子?做都做了,还不允许别人说?”霍大爷花白胡须直抖。
    “纪师傅,你这次观天象发现了什么?”看抬起了杠,一同打牌的丁大根转移话题,打圆场。
    “我发现白棍子有血光之灾。”纪瞎子一本正经道。
    “白棍子是谁呀?”榴莲美问道。
   “白少怀呗。他总带着一根棍子打人,打鸡打狗,大家便叫他白棍子了。”曾小庆解释道。
   “那你跟我们算算。”丁大根凑了过来。
   “好。”纪瞎子伸出手指屈指算了起来。
   “呀,不妙!”
   “怎么啦?”丁大根问道。
   “你有牢狱之灾呀!”
   “呵呵,我从不干违法的事儿,别吓我!”丁大根不以为然道。
   “别说得那么正经,打麻将赌博是不是违法犯法的事儿?”榴莲美说道。
   “给我也算一算!”曾小庆说道。
   “报生庚八字。”
   “你是看着我从小长到大的,还不知道?”
   “我是瞎子,看不见!”纪瞎子一边说一边弯起了手指。
   “呀!你小子也有牢狱之灾,就在近日!”
   “老爷子,我可没有骂过你,不带这样吓人滴——”曾小庆哭笑不得。
   “你是没有骂过我,但是不是说过棋牌室坏话?说我卖的矿泉水是灌的自来水?卖的烟是假的?”纪瞎子恨恨地说道。
   “纪师傅,白棍儿近段时间在你这儿打过牌吗?”赵志海带着石磊、柴小芸推门进来。
   “说曹操,曹操就到。刚算白棍儿,找他的就来了。”霍大爷一付英明的样子。
   “哦,干部呀,有呀。今天就打过,午后个把时辰算的伙。几个牌角还在这儿呢!”纪瞎子回答道。
   “那几个?”赵志海问道。
   “小曾子,丁大根儿,榴莲美,都在这儿。”霍大爷说道。
   “怎么散了伙呢?时间还早呢!”柴小芸看了一眼榴莲美问道。
   “这小子不地道,出老千,偷牌,被抓住了。”榴莲美不在意地说道。
   “后来怎么样了?”石磊问道。
   “当然是揍了他一顿,赔了一点钱,散伙呀!”丁大根见的世面多,没把警察当回事,大磊咧咧地说。
   “怎样揍的呀?”柴小芸顺着话往下套。
   “怎样揍?拳打脚踢呗!”丁大根回答道。
   “还有呢?”
   “这小子用铁棍反抗,小曾子夺过来打了他几下!”
   “后来呢?”
   “后来就散了呗!”
   “有谁看见你们打架了呀?”
   “当时是中午一点多钟,是午休的时候,麻将室没有人,除了我们四个人外,就只有纪瞎子了。”
   “纪万周,说说,你看见了什么?”赵志海吼道。
   “我一个瞎子,能看见什么呀?只听见丁大根儿让小曾子住手,说再这样打下去,就会出人命了!”
   “把这四人都带回局里去!”石磊命令道。
   “老赵,出了什么事儿,还要进局子?”纪瞎子小心翼翼地问道。
   “白少怀死了!”
   “纪瞎子算得准不准?信不信?”霍大爷质问一脸沮丧的三个人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4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