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冲锋在前的博客

只有奋不顾身的冲锋,才有机会在前头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2017年01月24日  

2017-01-24 06:36:31|  分类: 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    接到指令,江沿刑侦大队立即派员出警。这次出警带队的依然是黎伟,带的只有石磊的第二探。专案组只负责字母连环杀人案。这次死人可能还是连环杀人案的继续,但没有到现场,没有作出判断,就不能当甩手掌柜,丢给专案组。好在是白天,又是上班时间,大家都在队里,一声命令,大家都纷纷上车。不一会儿,一水城市越野吉普警车响着警笛,闪着警灯,朝西明湖驶去。这么大的阵仗,路上车辆、行人都不想触这个霉头,纷纷避让,没用多久,就到了现场。
     黎伟站在老杨树前,看着漫天飞舞的苍蝇及死尸,皱起了眉头。肖孝走了过来低沉说道:“又是这棵树,这是我知道的第三起命案了!”
    “怎么有三起?”黎伟问道。
  “章远撞死老太婆后就撞在这棵树上,后来被执行死刑,也算一起命案。再就是刘小拴吊在这棵树的那根枝丫上,再就是这一起。”肖孝回答道。
   “听你这么一说,这棵树不吉祥了哦!改明儿我让园林局派人将它锯掉。”黎伟也赞同肖孝的观点。
  “别呆在车上了,开工了!”黎伟朝后面一溜警车大声喊道。
  首先是技术员韩莹莹拿着相机从东、从西、从南、从北、从上及平视对尸体进行拍照,然后又近距离对尸体每个细节进行固定。即使闪光灯不停闪耀,那些苍蝇根本不怕,仍在尸体上停停歇歇。王莎莎拿着摄像机,也是从多角度地进行拍摄。在固定现场过程中,法医首秀了。钟进穿上发黄的白大褂,掏出一个小瘪瓶白酒,仰脖喝了一口,然后对身边的贾宝与刘颖说道:“这么热的天,尸体肯定腐了,一定很臭,擦点清亮油,嚼块口香糖也行。”虽然是法医,不在乎这些,但是刘颖是个大姑娘,粘一身臭气肯定不好。也从口袋里掏出一瓶花露水,朝身上喷了喷。
     “现场尸检又不是谈情说爱,涂脂抹粉干什么?快点。如果慢了,苍蝇都把尸体吃完了!”黎伟朝法医们吼道。
    三人拎着勘查箱,来到尸体前,戴上口罩及橡胶手套。
    “开始记录。”钟进手臂扬了扬,成群苍蝇飞起,尸体露出本来面目。
   相机灯闪,DV摆动,刘颖手书记录,钟进口述,贾宝动手检验。
      2013年5月24日16时43分,位于江沿市西明湖堤左拐第12根杨树下,发现一具斜靠尸体。经初验,死都年约五十岁左右,“说到这里,钟进翻开死者水肿的厚唇,一颗大黄金牙露了出来,钟进明显一怔。
   还没等麻兮兮的钟进说话,石磊凑近大咧咧喊道:“哟!谁下这么重的死手?把人打得稀烂!把他身上搜搜,看有没有东西提供尸源?”
  “ 除了这根三截钢制甩棍之外,没发现任何东西!”贾宝在尸体衣服口袋里掏了掏。
   “过细点,身份证、银行卡之类的,都不大,也不厚!” 吕路也过来了。 
   “要不,你来搜。动嘴皮谁不会呀!”贾宝不敢对石磊怎样,对吕路这只拍屁虫,还是敢甩脸子的。 
   “如果我是法医,就敢。” 吕路硬气道。
   “可惜你不是。别在那儿找不自在了。”  柴小芸在后面叫道。 
    “美女,你动一下手呗!”刘颖扬了扬手中的勘查笔录。
    “搜过了,什么也没有。”钟进说道。
   “那不又要大海捞针,漫天找线索了?”石磊发怵道。
   “如果没有错的话,我想尸体应该就是西明湖的村民白少怀。”钟进说道。
   “这脑袋肿得象猪头,两眼血肉模糊,满脸是血,你怎能认出来?”石磊睁大了眼睛,怀疑上了。
    “我是根据这颗大金牙判断的。”
    “那你怎么知道他有一颗金牙?”
   “这小子在狱中被牢头打掉的,一直豁风。西明湖村被拆迁以后,这小子发了,就镶了这颗大金牙。”钟进低沉说道,语速有些慢。
   “那你怎么这么了解?”石磊继续问。
   “就按钟进说的,去西明湖村查白少怀。”黎伟在不远处吩咐道。当石磊经过身边时,黎伟补充道,“这还要问,整个江沿,有谁不知道,白少怀大发之后,拐走了这个麻兮兮的酒鬼的老婆?”
   黎伟话音刚落,钟进突然睁着血红的大眼大笑:“老天开眼,真是恶有恶报!”说完从白大褂口袋里掏出酒瓶,旋开瓶盖,便朝嘴里倒。尽管橡胶手套上沾有乌血及捏死的苍蝇。
   柴小芸看到钟进恐怖的眼神,诡异的举动,胃酸上涌,呕吐起来。
   “贾小宝,你主检。钟进,工作时间谁让你喝酒?呆在车里去!”黎伟皱起眉头。
  钟进走向运尸车,拉开车门,司机胡大庚问道:“黎伟那小子发什么神精呀?不让你这个老牌法医动手?拎不拎得清呀?”虽然胡大庚在江沿生活了一辈子,但他毕竟是上海人,不经意间总会蹦出一两句沪言。
   “拿酒!拿酒!老天开眼!”钟进满脸诡笑,要酒。
   “不是我说你,工作时间,再馋酒,也要避让一点。”胡大庚拿出酒瓶递过来。
  钟进将橡胶手套摘下,往车窗外随手一扔,道:“死的是勾走我家那个贱婆娘的家伙!”
   “白小怀?那会有这么巧的事?看清楚了没?”
   “人打变了形,可那颗牙变不了形,化成灰我也认识。”
   “你不会做蠢事吧?”胡大庚满脸怀疑。
   “我恨之入骨,早想把这王八蛋碎尸万段,可我胆小,总下不了手。唉!”钟进又灌了一口酒。
   “你胆小?还有你不敢做的事?你大卸八块的尸首还少吗?”
   “你又不是不知道,我只敢死的动手。活的,我那敢呀!”
   有此种想法的不只是胡大庚。看到钟进上了运尸车后,黎伟打电话给石磊:“你让蒋剑立即查查钟进这两天的活动情况,特别是今天接警之前的活动情况。按排吕路回来,盯着钟进。你和柴小芸怎么办?这还要问,查白少怀呀!”
   贾宝接手后,拿出大团棉球,浸上酒精,将尸首面部血渍擦去。擦着擦着,脸上的字母便露了出来。
   “又是字母杀手?左脸G,右脸C。”贾宝与刘颖叫道。
   听到喊声,黎伟马上凑了过来。肖孝与韩莹莹、王莎莎也不顾恶臭也围了上来。
   “要不要向上级领导汇报,让专案组过来?”在没有动手勘查之前,肖孝问道。
   “都一把年纪了,从警也有三十年了,怎么还象小年青一样,见风就是雨呀?先把基本情况弄清楚再说。如果有线索,案犯明确,我们就破了,给专案组减负不是。你应该知道,专案组,是破疑难案件的。”黎伟说道。
   见黎伟这么说,肖孝没有再说什么,回头示意痕检室上。
   其实,现场痕迹物也很简单。一支三截钢制甩棍,大量喷溅血渍及尸首上集中伤痕。尸首上的伤痕法医室自会拿出鉴定结果,痕检室要做的工作便是提取钢制甩棍及上面的指纹、掌纹,以及喷溅血渍。
   气味太难闻了,两女一改以往沉稳节奏,麻利地拍照,固定证据,编码,然后用将甩棍及血渍提取,放入物证袋内。血渍好办,由法医室鉴定,他们可以不管,钢制甩棍可是他们的活,通过肉眼观看,在烈日照 射下,钢制甩棍明晃晃的,上面除了血渍外,那有指纹掌纹。看得出,案犯是有反侦察经验的,肯定戴了手套之类的。不过,这也不是什么秘密,现在的电影电视刑侦剧太多太滥了,正能量没传播多少,可教会了太多案犯对付刑事侦查了。
    两女在提取物证时,肖孝也没有闲着,他穿着鞋套在现场内转了又转,想找出一些蛛丝马迹来。
    “这里肯定不是第一现场,哦,不准确,应该说这起命案不只有这一个现场。应该还有一个绑架现场。找到了绑架现场,离破案就不会太远了。绑架了受害人,不会步行到这里来,应该有交通工具。找到交通工具,就又接近破案了一步。这起案子,肯定有搞头。”肖孝一边转,一边对站在警戒线外的黎伟说道。
    “所以说,要石磊加快步伐,立争今天破案。晚了,专案组插手了,叼在嘴里的肉就会被抢走。”
    现场勘查时间不长,黎伟便让法医院将尸体拖走,进行尸体解剖,进行深入的鉴定。胡大庚将车开到大杨树前,拿起一双橡胶手套,学着法医范儿,将尸体往担架上一扒,尸首一歪,苍蝇飞起。
   “让苍蝇喝血吃肉,活着肯定不是个好东西,罪有应得!”胡太庚一边忙一边说道。
   将尸体搬上车,推入冷冻室之后,三个法医便回市局。让法医没有想到的是,殡仪车后,有一辆警车悄悄地跟了上来,那是吕路开的车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