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冲锋在前的博客

只有奋不顾身的冲锋,才有机会在前头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2017年02月02日  

2017-02-02 12:19:18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            四

  黎伟一行很快就赶来,汇同石磊、柴小芸将丁大根、曾小庆及榴莲美三名嫌疑人带上了警车,然后又将纪瞎子及霍大爷请上了另一辆警车。柴小芸是请他俩作证的。中午白少怀被打的事他们清楚,刚才讯问,丁大根、曾小庆供认殴打了白少怀,这两人也听得清楚,作为证人,再好不过了。
  将人带回刑侦大队以后,石磊跑到黎伟办公室,小心翼翼地问道:“黎大,尸检时白少怀脸上有字母,此案是不是移交给何潇呀?”
  “你说呢?”黎伟抬头扬眉,露出不满的神情。
  “你是大队长,我听你的呀!”
  “我说你是猪呀?人都抓了,把功劳拱手让人吗?”
  “这不是局里有指示,凡是疑似字母命案都要移交吗?”
  “那是说的没破的。再说,出现场的是你我带队,你不说,我不说,别人会知道?”
  “还有技术室与法医室的人呢?”
  “你还不知道,谁办的案,他们就将鉴定结果告诉谁,这是他们的规则。这么多年了,我还没有看见他们违反过。”
  “钟进他……”
  “虽然他成天酒不离身,麻兮兮的,但嘴挺严的。”
  “我不是说这个。我是说钟进那儿的梢还盯不盯?”
  “我说你是猪,你还真是猪了。案都破了,还盯过什么?”
  “那我把蒋剑、吕路抽回来,人手不够。我怕人抽回来了,钟进那儿出事情儿。”
  “你担心案子不是那三个作的?怀疑是钟进?钟进有那胆量,早在他老婆被拐走时就应该下手了!还用得着每天借酒消愁?再说,即使是他作的,人在局里,还怕他飞天?我这就给贾宝打电话,让他盯着一点儿,只要有风吹草动,就给你打电话。”
   石磊付出了一顿骂,讨来了一个主意,抽回了两个人,还是觉得满意。虽然尸首脸上刻着字母,第二现场离西明嘉园有点远,但是这三人的作案嫌疑是很大的。如果不出意外,就是这三人作的,或者是其中一个或者两个人作的。为什么在尸首脸上刻字,可能是受这段时间字母命案的影响,转移警方视线,或嫁祸他人;想到这,石磊认为自己的分析应该是正确的,也就坚定了信心,走向办案中心的审讯室。
   三名嫌疑人分别在三个审讯室里,坐在束缚椅上,铐手镣脚,动弹不得。曾小庆害怕了,不停地哆嗦;榴莲美也害怕了,也停止了唠唠叨叨;就连丁大根,看到这阵式,也停止了骂骂咧咧。这时候再与警察对抗,不是找亏吃吗?
  很快,纪瞎子与霍大爷的询问笔录做完了,两人对中午白少怀与这三人发生矛盾继尔斗殴的经过说得清清楚楚。纪瞎子眼睛瞎,但听觉很好,在打斗过程中,谁骂了谁,都说得清清楚楚。霍大爷年纪虽然有些大,但眼力劲却不差,谁夺的棍子,谁打的人,打在那些地方,也是说得清清楚楚。这一下,黄泥巴落入三人的裤裆,不是屎也是屎了。
   取证完毕,蒋剑、吕路也回来了,打开监控视频,全程录相,审讯开始了。
   听说白少怀死了,三名嫌疑人很害怕,也不敢隐瞒,一五一十地供述了与白少怀发生矛盾及斗殴的经过,供述得与两名证人一样,但对白少怀怎么到的西明湖堤,怎么靠在大杨树上,双眼怎么被捅,头盖骨怎样粉碎,是只字不提。破案只差临门一脚,石磊怎会放弃?再说,只要不傻,有那个案犯一上来就会承认是自己作案?一般的小偷小摸况且如此,何况是杀人案呢?承认了会被枪毙的。基于这个思想,石磊示意吕路关掉监控,采取非正规手段。
所谓的非正规手段,可多了。在很多影视作品中,看到过敌特所用的酷刑,什么坐老虎凳、灌辣椒水、火烙电烫、手指脚趾插竹签什么的,五花八门,非常残酷。这些手段只是审讯酷刑中的冰山一角,随着时代的变迁,随着法制的完善及人权的保护,这些手段都成了糟粕被摒弃了。但是,为了快速破案,审讯人员会使用一些小伎俩,是避免不了的。只要犯罪嫌疑人不死,就不会有事。就是作为监察机构的检察院,对此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。作为审判机构的法院,更不会采信犯罪嫌疑人遭受折磨的供述了。因为大家达成了共识,只要整的是坏人!
   吕路与柴小芸审问丁大根。
   “交代完了?”吕路盯着丁大根。
   “交代完了。”丁大根不敢看吕路,低着头回答道。
   “就这些?”
   “就这些。”
   “白少怀怎样到西明湖老杨树下的?”
   “不清楚。”
   “是谁打死的?”
   “不知道。”
   “你不知道?”
   “我真的不知道。”
   “看来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。”
   “美女,你出去透个气儿,我单独跟这个哥们聊聊。”吕路转头对打字的柴小芸说道。
   “好。”柴小芸将键盘往里一推,站起来,朝门外走去,顺手关上门。这时,吕路变戏法地拿出一根擀面杖。这根擀面杖一尺左右,实木。吕路拿起水杯,喝上一口茶,含在口腔,咕喽咕喽几下后,喷向擀面杖,将杖面打湿,然后拉过一张椅子,坐在丁大根对面。
   “我没有多的废话跟你说。你是一个成年人,也知道我想听什么。我想听的你不说,那只有肉体受点苦了。什么时候说了,我什么时候停下来。”
   吕路将脚镣紧紧,将丁大根双脚固定,再将裤管扒至大腿根,然后将擀面杖搁在大腿上,双手拿着两端,使劲地推了起来。豆大的汗珠从丁大根的脸上掉了下来。肌肉随着擀面杖的推动,破皮乌紫,不一会儿,丁大根终于忍受不住疼痛,杀猪般地嚎叫起来。
    另一个审讯室里,曾小庆也嚎叫起来,两人遥相呼应,此起彼伏。
    榴莲美那见过这种阵势,早就吓得尿了裤子。连忙交代,在棋牌室打完架后,丁大根还愤愤不平,说应该下狠手的。曾小庆说,丁哥的火还没有发完,这样不好,我带你去泄火。说完两人便出去了。榴莲美以为泄火是他俩还要打白少怀一顿,本来是要跟去的,可看到曾小庆皮笑肉不笑,说不定泄火是去找小姐,她一个女人,也不好意思去,便留在了棋牌室。一个小时左右,两人便嘻嘻哈哈地回来了。回来后,两人关着门便玩关三家,榴莲美想进去与他俩玩斗地主都不干。
    一个多小时,就算步行,来往杀人现场,都绰绰有余了!不是他俩干的好事,还有谁?
   如果湖堤上的城市视频监控修好了就好了,有了监控视频,那怕没有口供,都可定罪,何需费时费力冒着违法犯罪的危险干这些事儿?
   石磊兴奋了,每个审讯室里窜,小声叮嘱审讯人员加大力度,尽快拿到口供。
   柴小芸最讨厌这些鬼哭狼嗥声,她走出办案中心,在空旷的大院透了口气,转来转去,不知干什么好,于是,掏出手机,玩起微信来。
   这么晚了,与谁聊呢?
还有谁?心中的男神呗!
    何潇没有睡,正在一页一页地看着案卷。挂帅专案组,六起字母命案,还没有一点头绪,心里很是着急。听到手机嘀答一响,打开一看,看到是柔嫩荑来的,懒得写字,直接语音:“睡醒了,再来骚扰我们这些可怜的人?”
    “谁睡醒了?我到现在也没有睡!”一个瘪嘴不满的表情。
   “思春了?”
    “还有空思春?我也在加班,办案呢!”
   “办什么案呀?”
   “你还不知道,西明湖,老杨下,白少怀,划脸……”柴小芸便详细地讲了起来。
   又是字母命案?黎伟为什么不向专案组移交?何潇恼怒起来,也不顾是深夜,打电话给局长雷耀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0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